「跨越兩岸 看見台灣新希望」–重返台商學校十週年追蹤報導(下)

「跨越兩岸 看見台灣新希望」–重返台商學校十週年追蹤報導(下)

央廣
更新日期:2010/06/29 11:15
曾國華

台商子弟學校從今年開始陸續成立十週年,其中不僅有老師仍然堅守崗位,走過了創校的艱辛,近年來更陸續有不少的新血加入接棒,要為下一個十年奮鬥。另外,隨著學校規模的擴大和學生的增加,更有家長意外地在學校找到了另一個人生舞台。而今天的故事就將從東莞台商子弟學校的老師陳蕙美說起。

◎回憶創校10年前後 難忘黃色工作服

(片頭)6月的豔陽下,東莞台商子弟學校的校工正忙著割草,耳邊除了傳來小朋友玩球嬉戲的聲音外,空氣中也瀰漫著濃濃的青草香。不過,同樣的地點,在10年前可是截然不同的景象。研究所畢業才一年,就選擇踏上這塊土地參與創校的老師陳蕙美,一想起10年的自己,活似個建築工人,腦海裡還不時浮現了那件黃色的工作服。她說:『(原音)我覺得我那時在創校時期有一個很難忘,到現在都覺得很難忘的就是我每一天穿一件衣服出去,濕了又乾,乾了又濕,每天好像是建築工人一樣,因為學校那時都沒有蓋好,其實基本上都是黃土地,沒有什麼草坪,然後我們現在所在的科技樓也是沒有蓋好的,都是鷹架,所以我們幾乎都是在鷹架中穿梭 ,在那裡開會討論,做一些建檔的工作及文書的工作,我每天都穿一套黃色的工作服,那時候我們就發了一套黃色的工作服,每天都是濕了又乾,乾了又濕,每天就這樣洗,曬乾,隔天再穿,濕了再洗,回到宿舍。』

◎父喪未能陪侍在旁 人生最大遺憾

為了能一圓出國工作的夢想,陳蕙美當初選擇到東莞來,卻沒有想到一頭栽進了沒有止盡的工作中。整整一個月沒有踏出校門一步,沒有電話可以打回家報平安,而一想起3年前過世的父親,自己沒能陪在身邊,陳蕙美就忍不住紅了眼眶。她說:『(原音)從8月份來,一直到9月份開學之後,我都沒有打電話回家,因為學校沒有電話可以打,然後我也沒有走出這個校園,因為我每天都好多事忙,沒有空可以走出這個大門出去,每天都是從早忙得到晚,後來不知道是那一天,我們有一個執行長要到台灣出差,然後我就寫了一封家書給我爸爸,託他帶回去這樣子,因為我爸爸過世了,所以,其實就是報平安,就是要他不要擔心我這樣,因為我爸爸3年前過世,我一直覺得很遺憾,覺得沒有在他身邊,這是我到現在為止,覺得很大的遺憾。』

儘管如此,陳蕙美仍然感謝過去10年,她能有這樣的機會,不僅讓她從一個生嫩的教學新手,變成一個成熟的老師,也讓有時間更認識自己,豐富自己的生命。而問她是什麼力量支持著她面對這樣的挑戰?她說,是不服輸的精神。

◎千萬里外親情煎熬 難捨學生天真笑容

而相對於這些不服輸的年輕老師,也有退休的老師,一來東莞就開始對自己的教育理想打起問號?從台灣退休,已經在紐西蘭落地生根的老師王蕙華,因為校長陳金粧的遊說,決定到東莞重新出發,但才一到宿舍,心裡就打起了退堂鼓。她說:『(原音)結果來到這個學校,第一眼看到這個學校是很驚訝,因為這個學校外面看起來很漂亮,然後進了學校到了宿舍就發覺這個牆壁怎麼這麼白 然後床很硬,一屁股坐下去,我嚇一跳,那個床很硬呀,再看那個地板好像也不是很乾淨,當時我就在想,我還是回去吧,因為是想說,那個房子,不是在紐西蘭的房子,地坪都很大,像別墅一樣的房子,我就想我真的要在這裡花這麼多時間,我有這麼偉大的教育理想嗎?然後晚上睡到4點多,因為時差沒有調過來,我就開始刷地板,我拿著鋼刷就刷地板,我把地板刷乾淨,因為我想我要住在這裡,我一定要刷地板,我就開始把地板一塊一塊的刷,一面刷我就一面盤算,我到底要不要留下來。』

只是最後王蕙華不僅把地板刷乾淨,而且一待就是好幾年。但面對幾乎是全天候的工作,早上6點半出宿舍,一直到凌晨1點才會回到房間,尤其有一段時間她摔斷了尾椎,在醫院裡想起在千萬里之外的先生和唸高中的女兒,眼淚就不爭氣地流下來,甚至有一股想飛回紐西蘭的衝動。只是一想起這群可愛的孩子,心裡卻有千萬個不捨。她說:『(原音)一個當老師的,當學生回饋你的那一份謝謝你,老師我愛你,那就足夠了,譬如說我在辦活動,辦到沒有吃飯,孩子會拿一個包子,拿一個麵包,不講話,擺在你的面前,老師你辛苦了,然後把麵包擺著轉頭就走了,他也不會說表現我愛你呀,他就是擺在你前面,你就覺得說他有注意到你因為辦活動很辛苦沒有吃飯,或是身體不舒服,他會拿一盒冰的飲料放在你的桌上,或是他們在家政課做的粽子,留一個小條子,主任這是我們班做的,請你品嚐,這些都是很可愛的孩子,不過有時氣起來也很氣就是了,氣起來想殺了他們,哈哈(這句話不能錄)。』

◎天寒地凍天大上海 台灣老師難適應

事實上,努力適應,找到留下的理由,大概是所有台商學校老師的共通點。去年才到華東台商子女學校的老師唐進豐就是其中之一。

走進唐進豐住的小區裡,整個環境像極了台北的集合社區,但建築的品質並不好。一房一廳一衛,剛好足以容納他和太太兩人,也因為有著太太在身邊的支持,長時間的工作,對唐進豐來講並不是問題,但面對大上海又濕又冷的冬天,唐進豐坦承自己還需要更多的時間。他說:『(原音)冷到零度以下,那個冰箱打開來都是溫的,冰箱覺得裡面像是溫室一樣,所以實在是太冷了,我們有一台空調,然後有兩台油燈,就是台灣講的電暖器,1,500瓦的,可是晚上睡覺,就這麼小一個大概三、四坪的房間,但我還是冷到受不了,晚上還是睡不暖和。』

◎為愛跨海 悲情元配變身飆車媽媽

談到適應,不僅孩子和老師要適應,和孩子一起到大陸的媽媽們,也有許多的功課要學習。走進華東台商子女學校家長會,許多義工媽媽們正忙著準備學校隔天畢業典禮。前後有3個小孩在學校就讀的葉媽媽就像大姐一般,統籌著整個工作。一談到為了先生和小孩到大陸來,她可是48歲才去學開車,到現在已經可以飆車了。她說:『(原音)我是2年前不會開車,為了要載小孩子,我回去台灣考駕照,再來這邊考駕照,才開始開車,我已經50歲了,48歲,47歲多才開始,快48歲才開始學開車,現在已經開到已經要跟人家飆車了,他們在笑我你怎麼這麼急呀,我說你不覺得那些人有在開車,他明明就是開很慢的車又佔住快車道,就很生氣呀,你要繞過他到前面,再開慢慢的,讓他感受一下,就再噗一下跑掉,很皮喔,我覺得人生的樂趣就可以稍微調皮一下,無傷大雅,這樣才能過得快樂,人就是要快樂。』

只是別看葉媽媽現在這麼皮,幾年前,她可是為了老公憂愁得不得了。她說:『(原音)只想到那怎麼把老公留在身邊,只有這種想法,不要讓他出去外面。但問題是這邊的交際應酬太多了,沒辦法,所以我們變得會生氣,會一直生氣,他回來就一直臭臉給他看,但這幾年我想通了,我還教這些媽媽說你不可以生氣,你要這樣講,那去喝酒前,去交際應酬前,老公你早一點回來,我等你回來,我以前講不出這種話,真的講不出,真的講不出,結果我跟這些媽媽講,你只要講第一次以後就講得出來,那第一次非常重要,看開了,真的,你這也是過,那樣也是過,為什麼不快樂一點過。』

◎台灣媽媽村 翻轉台商家庭生活

日子要怎麼過才快樂?其實有時完全都不在計畫裡。像在東莞,一些媽媽們為了照顧小孩,嘗試在學校附近租房子,久而久之,自然地在學校旁,形成了一個台灣媽媽的小村,不但開擴了彼此的生活圈,更重要的是,居然改變了先生的作息,讓整個家庭團圓得更為緊密。東莞台商子弟學校家長會副會長蔡麗娟說:『(原音)以前是我們(星期)五回去對不對,後來這兩年蠻好玩的,我們這邊很多家長都是這樣,已經變成這樣了喔,先生星期一到星期五住工廠,星期六,現在很多工廠星期天都不上班,星期六他們晚上就回到這裡,換先生回來了,為什麼回到這裡,因為他們回到這裡來才能跟工廠切割,因為這邊不管是台籍老闆或是台幹壓力都非常大,如果他們假日能完全先離開工廠的話,對他們蠻好的,再來就這是這邊週邊環境真的很好,很安靜,空氣又比較好,再來學校給我們家長也很多的方便,譬如說像禮拜六、禮拜天,我的孩子跟爸爸要在這裡騎腳踏車,他也可以騎呀,騎完之後,那邊有游泳池馬上就可以游泳呀,等於他們可以把這邊劃為他們的休閒區域就對了。』

◎OBS咖啡廳 意外打造台灣媽媽人生舞台

(腳踏車音樂)除了家庭團聚之外,媽媽們甚至意外地也在家鄉的彼岸,實現了多年的夢想。『(原音)就是我們可能會從外面像麥當勞或是飲料店,就是請他們送飲料之類的,(這是一種)幸福,還蠻重要的呀,(所以最常訂什麼),飲料吧,像珍珠奶茶之類的,這邊也有台灣媽媽來開的,所以有台灣味道。』

對於東莞台商子弟學校的學生而言,能在住宿的校園中吃到台灣味,就是一種幸福,而提供這種幸福滋味的,就是3個台灣媽媽,他們用「OBS」、歐巴桑的名字,在學校大門不遠的地方開了一家咖啡廳,什麼都賣,什麼都不奇怪,而且幾年下來,一傳十,十傳百,居然就在每個星期五的放學時刻,形成了一個專賣台灣味的市集。蔡麗娟說:『(原音)其實他們不是缺錢的,他們只是想以前在台灣沒有做到,剛好這個地方有需要,後來這三個OBS開了一個店後,它平常就賣什麼蔥油餅啦,蛋餅、飲料、珍珠奶茶,可是那一天,會賣非常多的東西,像滷味、炒米粉、涼麵、布丁,還有很多種,那些東西不是他們做的,是其他台灣媽媽做一做拿來給他們賣,多熱鬧,現在所有的家長都知道3點開始,那邊有一個大市集,以前是當下買給孩子吃,現在是還要想明後天的早餐,都打發起來。』

而對於媽媽開起這家店,已經從東莞台商子弟學校畢業,在台灣唸書的陳家柔雖然有些抱怨,三不五時必須要為同學偷渡一些幸福滋味到學校裡,但也認為,媽媽似乎找到了人生的出口。她說:『(原音)還蠻開心,因為我媽就無聊了,就有事做了,她開心我們就開心,因為我媽就變得比較快樂,因為其實女人去到那邊很可憐,沒有事做呀,剛去的時候就沒有朋友,我們去上課我們還有老師,講課有同學,可是我媽都沒有,她心情不好就常會罵我們,可是她開了店之後,就很有事做,比我爸還要忙,都不會罵我們,多好。』

6月午后的東莞台商子弟學校,幾個高中部的學生正玩著樂團,年輕的歌聲中,他們並不在乎音準不準,他們只在乎能不能有這個舞台,讓他們能唱喜歡的歌。而從台灣到大陸,跨海到彼岸的老師和家長呢,台商學校則是利用了10年時光打造了不同的人生舞台,讓他們能從每一個孩子臉上的快樂及悲傷中,看見夢想,盡情地唱了一首屬於自己的歌。


已用關鍵字:別墅,土地,追蹤,
共出現:4次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