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「視」在人為】系列報導(一):生命勇者賴智傑

【「視」在人為】系列報導(一):生命勇者賴智傑

央廣
更新日期:2010/06/28 19:15
陳士廉

「盲人」等同於按摩師,幾乎是一般對於盲人朋友的刻板印象;不過,43歲的賴智傑,不但是台灣少數考取專業證照的盲人調音師,也精通各項運動,究竟他是如何辦到的?帶您認識這位生命勇者,賴智傑。

◎ 當世界從光明變黑暗

悠揚的琴聲,陶醉的模樣,43歲的賴智傑專注地彈奏著琴鍵。

指尖輕緩地遊走在黑白鍵之間,一首慢版的曲子,道盡了人世間的悲歡離合,卻也同樣刻畫著賴智傑的一生。很難相信,在黑白分明的眼神下,他其實是位視障朋友;24歲那年,因為遺傳性的視網膜病變,讓賴智傑的視力急速衰退,眼前燦爛繽紛的世界,突然變成漫長黑夜。

賴智傑:『(原音)當然基本上你會自己會很難去接受啦,那時候的整個個性感覺上是比較灰暗的啦,會覺得好像不知道怎麼樣去面對將來,所以那時候其實是會比較惶恐啦,對,那乾脆就讓自己消失嘛。』

賴智傑開始封閉自己長達半年,最後接受朋友建議,進入新莊盲人重建院學習按摩,卻沒想到這一待,竟然讓他與「鋼琴調音」結下不解之緣,他用「摸」的,熟悉鋼琴構造,也用專注的聽力,熟悉每個琴鍵的震動頻率。

賴智傑:『(原音)不曉得說,鋼琴原來是拆解下來時候,裡面的零件、環節是這麼的複雜,對啊,將近5,000個零件才能組裝成整台鋼琴,他(老師)就帶我們的手,一個一個零件,或者一個一個釘子讓我們去摸,摸清楚裡面那一個,就是整個鋼琴的架構,讓我慢慢的去熟悉。』

雖然有著敏銳的聽力,但少了「視覺」的輔助,賴智傑學習「鋼琴調音」顯得困難重重,正因為如此,他比其他人花費更多的心力與時間,朋友李高昌就說,賴智傑比起一般調音師,顯得更為用心。

李高昌:『(原音)我們在修鋼琴的過程中,有時候我們掉一個零件什麼的,那對於視障者來說,他們這是很大的麻煩,對,所以我覺得他們在做這個工作,比一般調音師困難得非常的多,但是卻是因為這樣,他特別的用心啊。』

賴智傑的用心,不只在於盲人重建院裡面的學習,畢業後,進入鋼琴工廠工作,為了爭取練習的機會,賴智傑總是最早上工、最晚離開;在工廠2年半內,他從一天原本只能調整2部鋼琴,到後來一天可以調整10部鋼琴,而這樣的成績,都是他拚了命所換來的。

賴智傑:『(原音)就是要花可能比一般人,多起碼兩倍、三倍的時間,所以那時候投入心力是非常大,那調到有一次,我不曉得流血,只是說生產線嘛,就是從(生產線)尾巴那邊看到,怎麼鋼琴上會有血跡,後來才循線才發現到說,原來是我的手在流血了。』

工廠工作經驗,帶給賴智傑很大的收穫, 1993年,他報考行政院勞委會職訓局的「鋼琴調音技能鑑定」,順利考取證照,讓他成為全台灣第二位領有專業證照的視障調音師。

◎成敗由己 加倍努力

熙來攘往的街頭,清晨9點不到,賴智傑牽著導盲犬準備到客戶家調音,靠著一張謹記在心的「心裡地圖」,讓他可以搭乘捷運來往各地,只不過,在早年交通還不便利的年代,雙眼全盲的他,還曾經不小心坐了霸王車。

賴智傑:『(原音)有一次那個車就這樣停下來,因為那時候我也覺得是綠燈嘛,車子基本上不會突然停下來,尤其又停在我們面前,所以我們當然就很自然覺得說他是計程車,結果下車的時候,我說那這樣要多少錢,他說不用啦,講了半天我才知道那是自用車。』

搭乘捷運來到客戶家中,賴智傑拿出專用器具,靠觸覺、聽覺與記憶力,專注而又仔細地調整鋼琴零件,甚至比起一般調音師,做了更多額外的服務保養;客人夏瑞紅說,非常欣賞他的工作態度。

夏瑞紅:『(原音)我覺得看他工作我就很享受,因為你會覺得他對那個鋼琴,是非常的珍惜、非常的敬重,那我也確實就是特別感覺到,他跟我之前接觸過的一些調音師很不一樣的地方,就是他每一個動作都非常的細膩,好像他就是很愛那個鋼琴。』

賴智傑不僅愛鋼琴、盡力把服務做到最完美,客人甚至也因為他的服務態度,而把他當成好朋友。

李高昌:『(原音)我這樣講好了,如果是一般的調音師,是不可能有這樣的待遇啦,一般的調音師都是調完音付錢走人,這純粹一個商業行為,但是因為智傑的態度,讓很多的客人希望跟這個人做朋友,你看還準備晚餐,我去給那上課還沒準備晚餐。』

會這麼花費心力,賴智傑說,這是因為視障者在社會上,要比一般明眼人更加倍努力。

賴智傑:『(原音)一般人他會把你的能力跟你的障礙劃成等號,他都覺得說你如果看不到,你應該什麼事情都不行,我們不只要100分,可能要到150分,對啊,因為你要到150分,才會讓人家發現到原來你做得到,原來你可以做得好。』

仔細聆聽每個音節的變化,把音色調整到最完美,只不過「視障」除了造成賴智傑行動上的不便,還曾經讓他在客人面前出過糗。

賴智傑:『(原音)因為那時候我收1,500嘛,然後就想說他可能給我剛好,後來就是走了之後,當我們要整理的時候才發現,糟糕那是兩張1,000塊,那再趕快回去跟他講不好意思,剛剛沒有找、忘了找你這樣。』

愛情受阻 不畏艱難克服

賴智傑會這麼努力讓自己眼盲心不盲,有大半的原因,其實是來自於當時的台灣大學外文系女友,葉昭伶。兩個人在一場盲人的聚會上認識,但葉昭伶談起對賴智傑的第一印象,卻一度認為他「詐盲」。

葉昭伶:『(原音)因為他外觀看起來並有沒有跟其他人不一樣,所以就覺得他是一個很熱心的志工,可是交談之後才發現說,他也表明說他是視障者,就還蠻驚訝的,我跟他相處了一年,我都會還是,就心裡還是會覺得他真的是一個視障者嗎,他會不會是詐盲。』

即使葉昭伶欣賞賴智傑面對人生的積極態度,也即使賴智傑欣賞葉昭伶的孝順與善良,但有著「台大外文系」顯赫學歷,以及「視覺障礙」的重重考驗,最終還是讓這段明盲之間的愛情,備受親友質疑。

葉昭伶:『(原音)因為我母親在強烈反對我們的狀況之下,我有決定說我先放下這段感情,我們要先冷靜一下,那在那段時間的時候,其實我看了滿多人,可是我會發現說智傑的性格是溫和的,具有理性可以溝通的,在這幾個考量方面,真的還是覺得智傑其實是最適合我的。』

不僅是葉昭伶,賴智傑也為這段感情,在工作上付出加倍的心力。

賴智傑:『(原音)比方說不管是收入啊,然後還有工作啊、穩定的工作,然後比方說沒有辦法買車子嘛,我們可能就是買房子,該讓女孩子或者是讓對方去放心的,該有具備的條件,我們可能就是要累積啦。』

愛情長跑11年,5年前兩人終於突破重重障礙步上紅毯,能夠贏得美人心,是因為賴智傑懂得活出多采多姿的人生,他不但參加過鐵人三項、國際路跑活動,甚至還曾代表台灣參加殘障奧運。

◎樂觀迎未來 不吝指導身障友

清晨6點,賴智傑準時出現在台北市五常國中泳池,酷愛運動的他,不僅曾經4度橫渡日月潭,現在也把自身的經驗,分享給跟他一樣的視障朋友;游泳教練陳倫中說,賴智傑比起一般人,更多了魅力與自信,也希望用自己的經驗,帶領身心障礙孩子突破身體上的限制。

陳倫中:『(原音)尤其是暑寒假,我們這裡有一些視障的小朋友會來,他也想說,拜託,幫他排一點時間來教這些小朋友、視障的小朋友游泳,所以我說他每天24小時,好像都用48小時的體力來做事,智傑在我們這團體實在是幫很多忙啦。』

不只游泳,身兼盲人棒球隊長的賴智傑,每到週末總是號召盲人朋友一同相聚河濱公園練習,靠著敏銳聽力,賣力揮棒、享受跑壘快感,盲棒志工小毛說,賴智傑就像是盲人朋友的精神導師。

小毛:『(原音)因為盲人也是一般人啊,我會懶啊,我不想去啊,那他就會肩負這個責任說,我要邀集大家,我不可以讓盲棒就是好像在我身上不見了,然後他就是一個老師型的人物,他覺得什麼東西都是他的責任,什麼東西他就要去幫忙,他都義務,就是他很有榮譽心、責任感。』

榮譽心、責任感,賴智傑想以自身的經驗,分享給更多人,因為他說,「快樂是可以複製的」。

賴智傑:『(原音)那我本身是這樣走過來,我覺得說,其實那種所謂的幸福快樂,都是可以透過複製,對,只要是他們夠透過那個活動走出來,他們的生活都會不一樣,然後他們的人生觀也會變得比較正向,甚至於他們將來也可以去影響周遭的人。』

賴智傑:『(原音)反倒來說,我覺得(失明)好像是一種,是一種幸福啦3958,因為它讓我有機會在一生中,體驗不同的角色。』

上天關了一扇窗,卻也開啟了另一道門,一如賴智傑編寫的歌曲「希望的路口」,只要用心生活,未來的夢想就能實現。

賴智傑:『(原音)應該多想想自己擁有的東西,其實要走出來其實不難,就看你自己願不願意。』


已用關鍵字:捷運,買房子,愛情,
共出現:6次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