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工界:宣示都不能 令人寒心

自由時報 – 2013年12月25日 上午8:40

〔自由時報記者蘇金鳳/台中報導〕社工的工作不但辛苦,且常必須面臨安置受暴婦女及幼童時,遭受到施暴者的辱罵、恐嚇,甚至被跟蹤,還要被告;面對保護社工的自治條例中,罰鍰遭市議會修改至一萬元以下,社工們表示,執行面是一回事,但連基本的宣示都做不到,不是要讓辛苦的社工寒心嗎?

台灣的社工因保護法令的欠缺,人身安全常常受到威脅,尤其是負責家暴業務的社工,更是處在不定時炸彈的環境中,家暴中心主任侯淑茹表示,社工最常面臨的困境,就是常在安置受暴者後,受到加暴者的辱罵、恐嚇,因為不滿社工安置受暴兒少,甚至控告社工,還會跟蹤社工,去調查社工的家庭背景。

侯淑茹表示,高雄曾傳出社工人員遭弱勢民眾攻擊,而台中市曾有一位社工,因安置受暴幼童,施暴的父親不滿小孩被安置,便一直打電話辱罵,跑到社工辦公室咆哮罵三字經,還跟蹤社工,最後竟告社工洩密、瀆職,讓社工相當無奈。

一位社工表示,社工處理家暴的案子,一切都是依法行事,雖然有些市議員認為施暴者是弱勢,但若沒有重罰,施暴者怎會有所節制,社工們要的就是宣示,請施暴者尊重社工。

台中市社工師公會理事長何振宇表示,該自治條例的精神就是要保護社工,不管未來執行情況如何,社工都不會輕易興訟,除非當事人法所不容,情所不理,而社工人員是在執行公權力,理應被尊重,不能因為法律執行有困難,就降低罰金,主要是讓當事人警惕,站在第一線社工的立場,希望能恢復原來的罰鍰。
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