兩岸史話-宋子文與他的時代

作者: 文╱吳景平、郭岱君 | 旺報 – 2013年11月3日 上午5:30

旺報【文╱吳景平、郭岱君】

宋子文在廣東勵精圖治、慘澹經營,卻無法挽回極端腐敗的國民黨政權在中國大陸為人民大眾拋棄、走向徹底失敗的命運。

隨著全面內戰的爆發,國統區經濟全面失控,財政預算、金融、物價和其他經濟領域的困難日趨嚴重,宋子文在平衡預算和外匯、黃金政策等方面採取了不少的措施,然而其目標最終落空了。由於政策失誤所引發的黃金風潮,使宋子文受到國民黨內部和輿論界的齊聲指責,他被迫辭去行政院長職務。

宋子文這次下台,並不是他在大陸政治生涯的終結。就在宋子文宣布辭職的1947年3月下旬,蔣介石便密函宋子文,希望他推進從國外進口武器裝備。待到黃金風潮案逐漸平息後,1947年9月20日,宋子文被委任為廣東省政府委員兼省主席。

宋子文主持粵政時期,正是中國進入兩個階級、兩種前途的決戰階段,國民黨政權在中國大陸的統治已經岌岌可危了。宋子文雖然只是個地方官,但他對廣東各方面的工作還是十分投入的。主政之後,他曾多次強調「治安」的重要性。

主持粵政整頓治安

當時,被宋視為危害治安之「患」的,主要是不堪忍受地方政權壓迫和剝削、只得鋌而走險的農民,也有共產黨領導下的游擊武裝兩廣縱隊,其活動地點遍及中山、惠陽、合浦、梅縣、大埔等數十個縣市,並且出現了「愈剿愈多」的趨勢。

在此情況下,宋子文採取了某些「整理保警」、「強化兵役」的措施。宋子文本人從來沒有帶過兵,但他在廣東努力延攬地方軍界名人,請他們擔任各區的綏靖專員,他也時常到部隊駐地視察慰問。但因歷來國民黨中央對地方收編往往失信,故這些人不肯將所掌握的實力真正交出。

宋子文還以建設「粵軍」為號召,並得到了蔣介石的批准,積極拉攏了余漢謀系和舊四軍系的宿將,終於在1947年末確定了廣東下屬9個區的行政專員兼綏靖區指揮官人選,而最高統率權則置於行轅即由宋自己掌握。

宋子文確實全力投入新的職守,他煞費苦心,卻收效甚微。在「治安」方面,廣州人稱「強盜」、「歹徒」已打劫到了「宋子文的鄰里」、「警察局的對門」,情勢十分緊迫。游擊武裝的發展,也使其很無奈,正如黃鎮球的報告所說,「如此剿匪,將愈剿愈多,如此戡亂,將愈戡愈亂」。

宋還在拉攏李濟深、蔡廷鍇等國民黨民主人士方面,頗花費了一番心機。1947年底,宋子文前往香港,除了與港英當局有所寒暄交際之外,他還曾與著名的福建政權領袖之一蔡廷鍇晤談,要求蔡氏赴廣州出任政府要職。之後,宋子文又多次托蔡廷鍇的舊部前去說項,雖蔡均未允諾,但宋子文仍與李濟深、蔡廷鍇保持聯繫。

1948年初,宋子文赴香港同李、蔡會晤,向李、蔡談了他的經濟計畫,並再度希望蔡參加廣州的省政府。而李、蔡提出與宋合作的前提條件是,宋必須與南京政府脫離關係,不再執行南京方面的政策,為宋所拒絕。

但是宋子文並不對南京國民黨中央當局抱多大希望了。在1948年4月初同李濟深的祕密會談中,他便表示,南京政府很可能在3個月裡垮台。他希望在蔣介石失去權力後,立即同國民黨革命委員會合作。他向訪問廣州的司徒雷登談道:如果中央政府崩潰,蔡廷鍇會同他進行合作。只是由於雙方在對待國民黨政權、中共和其他重大問題上持不同見解,合作終未能實現。

宋子文主持粵政後,還在整理財政金融和發展經濟上採取了一些措施,如整理現有各項稅捐款產,徵收營業稅,整理及催收土地稅和契稅,整理縣市財政及稽徵縣市稅捐,以及整理公有款產。

整理金融方面的措施,主要是改革推進省銀行業務,如通過簡化提存手續、調整利率來吸收存款,量力辦理貸款,推展匯兌,推設國外行處以吸收僑匯等,並在獎勵儲蓄、經營信託、代理公庫和調整機構方面,採取了相應措施。

在發展廣東經濟方面,宋子文主要是加強了對省營廣東實業公司的控制,他控制了廣東糖業、紡織業、造紙業、水泥業的大部分。其次,他又將公司所屬各省營工廠加以整理,充實其資金和原料燃料,增加其設備,並力謀恢復未復工的工廠,及增設新廠。因此,宋子文任內廣東的省營工業比抗戰勝利之初有了較大的發展。

勵精圖治慘澹經營

但是,宋子文在廣東勵精圖治、慘澹經營,卻無法挽回極端腐敗的國民黨政權在中國大陸為人民大眾拋棄、走向徹底失敗的命運。1949年1月三大戰役之後,宋子文已清楚地知道國民黨政權徹底潰敗已為時不遠,他向蔣介石提交了辭呈,並於1949年1月21日獲准。

也就在同一天,蔣介石宣告「引退」,由李宗仁代理總統。1949年4月下旬,人民解放軍攻占南京後,宋子文於5月16日離開香港飛赴法國,同年6月赴美國定居。(待續)

(《宋子文與他的時代》由商訊文化出版公司編印出版,目前在各大書局出售)
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