拆除時間未定 大埔聲援團鎮守

作者: 本報訊 | 台灣立報 – 2013年7月9日 上午12:16

【記者李宜霖苗栗報導】苗栗竹南大埔自救會、台灣農村陣線,與聲援人民8日持續在張藥局家守護大埔,但苗栗縣長劉政鴻上午號召苗栗所有鄉鎮、村里長及民意代表,鐵腕表示,大埔4戶「溝通不成,貫徹執行,一定要拆。」聲援群眾要求落實原屋保留、拒絕縣長抹黑作秀。

大埔4戶之一張藥局家張森文說,劉政鴻沒有跟住戶好好協調,他的訴求「原屋保留」原則不變,這是吳副總統先前承諾的,目前台中高等法院仍在審理,如果政府執意要搶走,要負最大責任。他質疑,劉縣長位於高鐵徵收區的祖厝可以保留,為何他6坪的房子不能留?

台灣農村陣線蔡培慧表示,苗栗縣長是「土皇帝」,劉政鴻號召村里長相挺他,找炒地皮的人來開記者會,可以看出大埔住戶被威逼,生活在恐懼中的痛苦。她認為劉政鴻的「拆除沒有時間表」,是凌遲全台灣關心大埔的群眾。

▲8日上午陸續有各方人士前來聲援守護大埔4戶的行動,群眾齊聚在張藥局旁的小空地上,時刻提防著周遭的一舉一動。(圖文/楊子磊)

▲在大埔張藥局的門牌上掛有由台灣農村陣線與學生組成的巡守隊在7日夜裡留下的簽到簿。(圖文/楊子磊)

連結車迴轉過程順暢

縣政府8日下午派出一台連結車,從仁愛路駛出,右轉公義路,讓媒體拍攝大型車輛轉彎過程。台灣農村陣線表示,大車迴轉十分滑順,現有道路24米公義路及12米仁愛路之迴轉空間已足敷車輛轉彎使用,且針對竹南科學園區之交通需求,都市計畫已規畫兩條30米園區道路,分別連結香山交流道及竹南交流道。仁愛路本就規劃為住宅區之服務道路,並非園區主要交通幹道,平日根本沒有、也不該有大型機具車輛之交通需求。

▲8日下午,一輛由縣府派出的聯結車由仁愛路行經公義路口時進行迴轉,過程十分順利。(圖文/楊子磊)

林口A7案面臨徵收的受災戶徐玉紅在農民凱道抗爭時,認識了張藥房的彭秀春,2人同是苗栗客家人,同樣面臨徵收問題,相濡以沫。徐玉紅說,被政府弄得心神不寧、憂鬱,政府也不會管你,沒人可心理諮商,只好互相取暖,有時2人在電話兩頭哭泣。她提到,這不只是房子被拆,被徵收是社會黑暗面,政府迫使她們變成災民。

台灣科技大學沈同學7日晚間來到大埔,直接在張藥局家門前打地鋪。他說自己從高職到科技大學的教育過程中,缺乏對社會的觀察與參與,從參與反媒體壟斷開始,他發現社會有越來越多不合理的事發生。從小他幫忙父親種水稻,認識土地與人的連根性,讓他對大埔的土地徵收感同身受。

優良農地比科學園區重要

清華大學社會所教授王俊秀也到大埔表達關切,他認為,當前的國土規劃不當,沒有清楚列出有那些優良農地不能動。本來該由中央規劃科學園區,變成地方政府為了圖利,硬是劃成科學園區,這是制度殺人,違反正義原則。因為權力、地方利益糾葛,有縣議員、財團中介,造成有些人願意被徵收,卻只留下4戶的表象。

王俊秀提到,科學園區是特殊的工業區,裡面有住宅區非常奇怪,規劃住宅區明顯是圖利財團炒作土地。他直言「科學園區非常不科學,也不園區」。園區是重視生態的,這些代工科技遲早要離開台灣土地,最後會留下什麼?

他認為,留下優良農地留下,作為農業再生產園區,以無毒自然農法變成糧食基地,比科學園區還重要,但農地一再淪陷。他說,大埔公義路,是條不公不義的路,「政府正在邀請革命,台灣已經離幸福越來越遠。」

前年底,政府為回應農民發起對浮濫圈地政策的怒吼,由前內政部長江宜樺主導《土地徵收條例》修法,台灣農村陣線表示,當時江部長拒絕納入「聽證會」的重要程序,導致地方政府在主導不合理、不正當的開發案時,球員兼裁判,是今日大埔爭議最大的癥結。農陣呼籲,政府立即檢討不合理的土地徵收條例,納入「聽證會」程序,減少日後徵收爭議與社會成本,才是上策。
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