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金暴跌的警示

作者: 文/謝金河 | 財訊雙週刊 – 2013年7月4日 下午1:16

黃金在第二季大暴跌,背後訴說了更多的新趨勢發展:新興市場的黃金成長期似乎走完、通膨壓力已經減緩。黃金避險功能褪色,下一個要小心的是房地產,尤其是高槓桿的房貸戶!

今年第二季的最後一個交易日(6月28日),國際金價突然出現跳水式的下挫,現貨金價盤中一度下探1180.71美元。紐約8月期金最低跌到1179.4美元,紛紛創下2011年9月金價反轉下跌以來的最低價。儘管創新低的金價急拉尾盤,最後收在1234.56美元,但黃金基本面及技術面的頹勢,短期恐怕已無力回天。

今年第二季堪稱是黃金的大獵殺,金價在第二季暴跌23%,創了1968年以來最大單季下跌的紀錄,推低金價的最關鍵力量是美國QE(量化寬鬆貨幣政策)可能轉向美國。聯準會主席柏南克兩度對QE可能退場提出預警,一次是在5月22日的國會聽證會上作證,另一次是6月19日,柏南克在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(FOMC)上,兩次都重申,假如美國實體經濟的復甦一如聯準會的預期,聯準會將逐漸減少目前購債的規模,並且在2014年底正式讓QE退場。

柏南克的兩次QE退場心戰喊話,都對金融市場帶來巨大衝擊,首先是漲勢穩健的股票市場紛紛出現大幅回檔,新興市場股市災情特別慘重。美國QE退場憧憬,造成公債殖利率向上攀升,全球債券價格下跌,新興市場債衝擊尤大。過去幾年的債市多頭,突然出現風雲變色的激烈變化。

QE將退場 股債商品連番下挫

而QE退場憧憬,讓美元轉向,美元變成強勢,進一步衝擊到以美元計價的商品行情,這其中又以稀有金屬的黃金、白銀、白金受到的衝擊最大。早在柏南克發表QE退場的講話之前,4月12日金價就突然出現跳水式的大跌,單日金價大跌79.46美元。度過了假期,黃金在4月15日又大跌128.75美元,連續兩個交易日,金價共大跌逾2百美元。在技術面,黃金摜破了2011年12月29日的重要頸線支撐1522.54美元,走向新的跌勢。而在今年2月26日,金價的季線與年線正式完成死亡交叉,進一步宣告黃金已進入空頭市場。

這一段期間,雖然有中國大媽進場買進黃金三百公噸的消息刺激,拋空大師鮑爾森(John Paulson)也一再宣示看好黃金的立場,但都無法扭轉金價的頹勢,整個第二季金價大跌23%。白銀最低跌到18.34美元,白金也寫下1292.44美元的新低紀錄。其他貴金屬如鎳、銅、鋅、鉛、鋁、錫也都出現大幅下滑走勢。軟商品如糖、咖啡跌幅也很驚人,商品價格大跌,也影響了商品生產國的經濟。

原物料暴跌 商品生產國經濟大亂

例如,鐵礦石大跌,影響了澳洲,澳幣出現驚人跌勢。黃金大跌,影響了南非經濟,南非幣也出現大跌。銅價下跌,影響了智利經濟,智利股市出現急跌。最大宗的商品生產國巴西,除了巴西股市大跌,里拉大幅貶值,巴西更出現多起暴亂,總統羅賽芙聲望大跌。

黃金是眾多商品的一個項目,但是黃金更是美國推出QE以來最重要的避險資產,加上各國政府大力購入黃金當央行儲備,使金價漲勢不可收拾。黃金的大多頭行情始於1999年12月,金價從251.97美元起漲,在金融海嘯之前,金價一度衝過一千美元關卡,金融海嘯後,金價一度跌到680美元左右,其後金價在美國推出QE之後,步上了飆升之路。

美國在2008年11月到2010年3月推出QE1,金價最高見到1226美元,大漲43%。2010年11月到2011年6月,美國又推QE2,金價最高見到1575美元,又繼續上漲16%。到了2011年9月,美國推出扭轉操作(OT),金價最高漲到1973.7美元,金價已見頂了。那個時候看好黃金的聲音此起彼落,看得最好的是哈佛大學教授羅格夫,預告黃金每盎司一萬美元的時代將來臨,市場最大的共識是黃金可能漲到每盎司3千美元。

可是美國的扭轉操作把金價拱上天價,到了2012年9月,聯準會再推QE3,金價卻回檔23%。今年第二季聯準會二次聲明QE可能退場,進一步造成金價的狂跌。顯然黃金已在預演QE退場的衝擊,美國聯準會從放水到縮水,讓黃金的避險功能喪失,是推低金價的第一個原因。

其次是QE若退場,美國已維持5年的0到0.25%的低利率將出現巨大變化,美國有升息憧憬,美元轉呈強勢,資金將重返美國,這是造成金價大跌的最主要原因。

三是黃金最大買家印度與中國家家有本難念的經。黃金最大購買國印度,面對日益擴大的經常帳赤字,印度當局在6月三度調高黃金關稅,從6%上調至8%,打壓黃金需求,而中國經濟正快速降溫,5月間瘋狂加入購金行列的中國大媽,紛紛成了套牢一族,短期難見更大強力的買盤。

四是央行難再大舉購金,尤其是新興市場出現股價重挫,匯市大跌的重傷害,新興國家出口受到打擊,加上面臨資金流失,外匯存底增速減弱,各國必須努力維持經常帳的平衡,央行已無力再大舉增加黃金的準備。

五是投資者心態已轉變,過去幾年的金價大牛市,主要是各國的財政刺激政策,帶來的通貨膨脹及貨幣貶值的風險。但這些情況在柏南克預告QE將退場,這些疑慮頓然消失,黃金逐漸從避險天使回歸到商品角色。作為商品的黃金,與股市、債市相比,並沒有股息或利息,在景氣邁向復甦的憧憬中,黃金吸引力減弱,過去一直受到投資人青睞的全球最大黃金ETF-SPDR Gold Trust黃金信託持金量在6月19日降到999.56噸,是四年來首度跌破一千噸大關,投資者心態改變,也改變了市場的遊戲規則。加上黃金連漲了幾年,基期已高,更加深市場對黃金的戒慎恐懼。

金價急跌後,很多專家說,黃金開採成本大約在一千三百美元,金價大跌不會跌破這個支撐,但6月金價狂殺,這個支撐根本沒有發生效用。根據Visual Capitalist統計,黃金各地開採成本不一,北美洲每盎司成本只有598美元,歐洲是669美元,南美洲710美元,澳洲715美元,亞洲是824美元,南非因為金礦逐漸枯竭,礦坑愈挖愈深,每盎司開採成本957美元,是全球最貴的地區。金價的大跌,南非政局首當其衝,很可能成為下一個陷入動盪的新興國家。

黃金慘 下一個要小心房地產

黃金在第二季大暴跌,背後訴說了更多的新趨勢發展,柏南克領導的聯準會已勾勒了QE退場時間表,造成了兩個衝擊,一個是債券殖利率飆高,債券價格大跌,債市已連續兩個月下挫,PIMCO旗下數檔基金都出現負回報。二是資金加速從新興市場流出。

這一段期間,中國銀行體系出現錢荒,上海銀行間隔夜拆款利率(SHIBOR)一度出現驚人的13.444%的罕見奇景,習李政權已下定決心放慢中國經濟成長的腳步。未來可能大家要適應中國GDP6%的低成長。而同一時間,巴西、土耳其相繼發生暴亂,加重了股匯市的跌勢。新興市場的黃金成長期似乎走完了。

原物料價格,除了貴金屬大跌外,軟商品跌幅也不輕,預告通膨壓力已經減緩。黃金避險功能褪色,身價跟著暴跌。下一個要小心的是房地產。

在黃金飆升的歲月,房地產也因避險功能突出,全世界都出現房地產炙熱,各國連番祭出打房政策,努力想要抑制房價,卻束手無策的景況,現在黃金只經過柏南克「心戰喊話」,這兩年已從高檔回落近四成。造成金價急跌的原因,除了上述五大因素,美元轉強,升息憧憬是很大的力量。

台灣的房市從2013年SARS(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)後邁向大多頭行情,已持續了十年之久,堪稱是歷年規模最大的牛市循環。

但是房價持續大漲,風險也在持續上升中,正如營建署長葉世文所言,過去十年,買股票的人賺錢只一成,九成賠錢,投資房地產的人,九成賺錢,一成賠錢。但這個法則不會持續下去,房地產累積了大漲幅,風險也將逐漸加大。

未來若實體經濟好轉,股市回報可能加大,而房地產必須提防央行的貨幣政策轉向,一旦利率反轉,房地產壓力將大增,尤其是房地產一向是高槓桿,一旦利率反轉,借貸風險也將升高,黃金避險功能褪色,房市投資者不宜掉以輕心,尤其是高槓桿的房貸戶!
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