移住人權 夏曉鵑關懷外配 姊妹一家親

隨機文章內容:攪了南洋姊妹思鄉情愁。這首歌由林生祥作曲,盪氣迴腸的歌詞,就是夏曉鵑與鍾永豐共同創作,兩人曾締良緣。美濃水庫停建後,林生祥、鍾永豐持續關注農業困境,夏曉鵑則赴美取得佛……..原文連結按這裡


中時
更新日期:2009/08/08 03:00
郭石城/專訪

中國時報【郭石城/專訪】

在校園講台上,她是溫柔典雅的知識傳遞者;在街頭遊行中,她成了外籍配偶最信賴的代言人。她是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副教授夏曉鵑,「南洋台灣姊妹會」最重要的推手,十五年前到高雄美濃進行農村調查後,從此一頭栽入移民社運,歷程有如台灣移住人權發展史縮影。

五十七年次的夏曉鵑,媽媽是苗栗客家人,她從台大社會系畢業時,剛好中研院民族所研究員徐正光在美濃做農村調查,需要一位會講客家話的研究助理,命運就把她帶到了外籍配偶眾多的美濃。

美濃農村調查 初探移住領域

夏曉鵑從事農村調查期間,詩人鍾永豐返鄉籌組「美濃愛鄉協進會」,與客家歌手林生祥共組「交工樂團」,透過創作與歌聲,反對興建美濃水庫。夏曉鵑與美濃愛鄉協進會合作關切外籍新娘,因而結識鍾永豐、鍾秀梅兄妹。

交工樂團的作品「日久他鄉是故鄉」,歌詞描述遠在他鄉思故園意境,尤其翻攪了南洋姊妹思鄉情愁。這首歌由林生祥作曲,盪氣迴腸的歌詞,就是夏曉鵑與鍾永豐共同創作,兩人曾締良緣。美濃水庫停建後,林生祥、鍾永豐持續關注農業困境,夏曉鵑則赴美取得佛羅里達大學社會學博士,返國繼續在移住人權領域貢獻心力,與鍾永豐維持朋友關係。

開設生活課程 實地走訪印尼

早在十幾年前進行農村調查時,夏曉鵑就已發現,許多南洋姊妹們都有溝通障礙,更別談人權。例如印尼外籍配偶,雖然會說客家話,但走出客家村就如同文盲般,處處碰壁。

於是,她決定走訪印尼配偶最多的家鄉──加里曼丹,實地了解她們的環境、歷史、人文,並與美濃愛鄉協進會討論,先組成識字班,找當地婆婆媽媽當志工老師,課程以生活為主,例如教姊妹們在夜市購物如何討價還價。

走出被封鎖在家的第一步,姊妹們開始懂得集結討論,互相扶助解決生活困境。

集合大家互助 組南洋姊妹會

二○○三年是重要轉捩點,夏曉鵑已培訓許多可以獨當一面的姊妹,當她幫姊妹們爭取內政部「一一三防暴專案」時,卻因「沒有自己的團體」意外落空。

從失望到自覺,夏曉鵑決心花更多心力籌組南洋台灣姊妹會,之後進一步結合婦女、勞工、人權、移工及移民團體,共同組成「移盟」(移民/住人權修法聯盟),透過不斷的遊行、著書、拍紀錄片、演講及舉辦公聽會,表達對違反人權政策的抗議,衝撞政府部門促成修法。

長年推動爭取移住人權,夏曉鵑與南洋姊妹們一起歡呼、落淚,從不認為是奉獻,只當作是長期做一件有意義事情,很enjoy其中過程,尤其看到姊妹們持續成長,更叫她振奮。

同歡呼共落淚 外配成長快速

例如從越南遠嫁來台的洪姓女子,原本內向、不擅陳述意見,但在夏曉鵑耐心指導下,從加入識字班時不敢公開表達看法,到面對人群落落大方,成長速度之快,令人驚豔。

有次,夏曉鵑偕洪女到馬尼拉參加國際移工研討會,現場有遊行活動,團隊走至公園廣場,主辦單位希望有一個現場節目,由洪女代表南洋台灣姊妹會表演。洪女原本很害怕、抗拒,在夏曉鵑鼓勵下,當眾朗誦越南詩,感動所有人,贏得滿堂采,也幫台灣掙足了面子。

從泰國嫁來台灣的邱雅青,更挺身擔任南洋姊妹會執行祕書。她已育有台灣之子、取得永久居留權,只因不想放棄泰國國籍就無法捐血。邱雅青自我解嘲,「在台灣結婚生子、努力工作,卻連想做善事資格都沒有。」

促公部門修法 仍然有待努力

此外,衛生署核備的「捐血者健康標準」,五種人暫緩捐血,包括懷疑自己感染愛滋病毒者、監所收容人、外籍勞工、一年內曾與陌生人發生性行為或嫖妓者、及一年內曾治療梅毒或淋病者。夏曉鵑不平表示,「高階主管、技術人員、或外交官等出國頻率高,反而是更需要管控的危險群,已在台生根、缺乏經濟能力無法移動的外籍配偶卻沒捐血資格,實在莫名其妙。」

媒體歧視,更是新移民的痛。「姊妹們最難過的是媒體常報導外籍配偶子女發展遲緩,這根本毫無科學根據,媒體不能依據部分數據以偏蓋全,這是統計的謬誤,何況有些是媽媽不被允許講母語,阻礙小孩學習,這是環境問題,不是她們的問題。」

夏曉鵑強調,入出國及移民法雖大幅修正,但只通過移盟原提版本三分之一。

外配仍無法像歐美日本,等同國人取得公民權利;家暴受害人雖已不用擔心被立即遣返,但能留多久變數相當多,與移盟要求的永久居留權相去甚遠;又如放棄他國國籍才能申請入籍,但放棄國籍有一兩年空檔,萬一老公過世,外配可能成為沒有身分的國際人球。

創造友善環境 其實是幫自己

由於長期關懷移工及外籍移民權益,夏曉鵑與許金玉、成露茜、王清峰、何春蕤等十八人,曾獲瑞士團體「全球千名婦女爭取二○○五年諾貝爾和平獎協會」列為台灣地區被提名人,該協會是在全球選出一千名基層婦女爭取諾貝爾和平獎提名,雖然象徵意義大於實質意義,對被提名人的付出卻是種肯定。

總結十多年來的奮鬥經驗,夏曉鵑感性地說:「如果台灣是民主進步人權國家,就不會歧視排擠新來的人,創造友善移民環境不只在幫移民,其實是在幫自己,如默不發聲,接受歧視移民政策、法令,就等於認同、接受自己是歧視種族的人。」對夏曉鵑而言,她已經幫自己十多年了。


已用關鍵字:配偶,家暴,
共出現:7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