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一步一腳印】我的幸福自然屋 崇尚自然快樂生活

TVBS
更新日期:2010/12/12 22:04
陳心怡

如果說房子是承載家庭的容器,那麼這個容器的表現方式,就有千百萬種,但你可能沒看過這一種,木屑小徑就像是走進古老森林,綠樹搖曳,時空好像一下子跌進古老的童話故事裡。

李代賢跟李仲仁的家,總是隨時都有訪客來,綁著頭巾的太太代賢在前頭,忙著招呼鄰居,戴著眼鏡的先生仲仁,則是在後頭教,從香港來的朋友怎麼弄木頭。香港訪客Carol:「每一樣東西都好好玩,對,反正就你有興趣,所有的東西、所有的玩具都可以玩。」

香港來的Carol,因為朋友介紹來到這裡,沒想到一來就愛上,代賢說,她們家常常都會有像Coral這樣不認識、突然冒出來的朋友,妙的是,大家都很融入他們的生活,但這裡明明不是什麼假日農莊,只是他們的工作室跟住家。自然屋女主人代賢:「我就跟我先生說,很奇怪,我們沒有想要,我們只想要過自己的生活啊,結果反而變成好像是一件很特別的事情,可是我覺得這明明是很正常的事情。」

一開始會覺得被打擾,後來在跟大家聊天的過程,才發現原來他們生活的方式,讓很多人嚮往,慢慢的也變得樂於分享,而之所以會吸引大家來,其實跟他們居住的空間也有很大關係。

廚房客廳房間一應俱全,溫馨舒適,不過你頭一看你才知道,它是一個網室,沒錯,就是用來種蔬果花卉的網室,只用錏管跟透明塑膠布、黑網搭成的家,每逢颱風,就讓他們的親朋好友非常緊張。自然屋女主人代賢:「他們(朋友)覺得,這樣的住屋結構是非常不安全的,它只有薄薄的一層,可以抵擋嗎?就很緊張,比我們自己還緊張,沒有,我一度也想逃啦,是真的,第一年,他比我緊張,我帶我外甥女去,咦,這整個牆壁會動耶,我就拿竹子去撐它。」

儘管房子會動、會漏水,住了3年下來,發現好像只是颱風時,立體聲效果比較驚人一點,膽量也就練大了,但一切當然沒有那麼順遂,當初蓋網室時,他們希望一切從簡回歸自然,所以連水泥都不用,但泥土地溼度太高,一度造成家裡積水慘況。

自然屋男主人仲仁:「你走路要墊磚塊過去那種的,那已經是嚴重成那樣子,我也沒辦法忍受了,然後你早上起來,上面的那個鐵管上會滴水下來啊,就像露水一樣滴下來,電腦還要蓋帆布耶。」

自然屋男主人仲仁:「我們的房間就在這裡。」

房間裡頭的床,是一個今年60多歲的阿姨,把已經不用了,當年她的嫁妝床送給他們,簡單的層板放些簡單的衣服,珍貴的是這面用幸福妝點的牆,有兩夫妻的點點回憶。仲仁:「她說怎麼會有人送雞冠花。」代賢:「對、對,怎麼會有人送女生雞冠花,什麼嘛。」仲仁:「沒有啊,這花你覺得它漂亮就送啦。」

唸歸唸,代賢還是把雞冠花畫成水彩畫,好好保存仲仁這「獨特的浪漫」,代賢學的是工藝設計,兩人剛結婚的時候,她在教兒童美術,先生仲仁則是因為不習慣穿西裝打領帶的生活,辭了上班族工作,兩個人共同經營工作室,接些木作案,但是因為公寓空間太小,因此他們一直想要找個開闊的地方,因緣際會,那時租他們這片地的農場主人,正好找上她們設計施做農場入口,沒想到也開啟了他們追尋自然生活的門。

代賢:「我們真的覺得很驚訝,我們居然有一塊地,可以讓我們來生活了,那個是感覺很不可思議的事情。」

良好的合作關係,加上看這對年輕夫妻這麼有心,地主不但允諾承租,還一租就租了2百坪,而且只收他們1個月1萬多的租金,但他們沒什麼錢,又太想來這裡生活,於是兩夫妻異想天開,靠著自己雙手,花了1個多月,蓋出來這間網室屋,就從一塊光禿禿的平地,開始釘木板、挖排水溝、架管拉網。

仲仁:「就是不要想得那麼難啦,還有很多人他會覺得說,等我退休之後、我有一筆錢、我買了地、蓋房子,我要過那種退休生活,可是那時候你已經老啦,你什麼也沒辦法做啦。」

打鐵趁熱,勇敢追夢,才30多歲的兩個人,回想起來,當初還真的是憑著一股傻勁,但其實網室屋只是暫住,他們夢想中的自然屋蓋在隔壁,花了3年,外觀已經完成。記者:「到現在都還沒完工?」仲仁:「還沒完工。」記者:「那沒有完工的原因是?」仲仁:「因為這個必須自己掏腰包出來蓋嘛,比較沒有錢嘛,這是事實啦。」

除了要賺經費,但也是因為想法太多,材料的蒐集也花時間,光從外觀看來,很像小時候用黏土做的勞作,因為不喜歡垂直的屋角,他們把撿來的漂流木裁切,成了樑柱。仲仁:「我把它用在這裡的原因,是因為冬天是吹東北季風,剛好是吹這個方向,然後它、它雖然是這種材料,可是它還是有一點透氣的感覺,它不會說完全密在裡面,像水泥是不會透氣的。」

確保房子冬暖夏涼,南面這裡,他用的就是磊石跟磚塊,冬天可以吸熱,讓房子保暖,西邊防止西曬,就用熱度傳導沒有那麼快的泥土。仲仁:「我們邊做就邊調,這邊感覺又比較好一點,一直到裡面,沙子的比例多一點,它就好了,就沒有裂的那麼嚴重。」

這房子可說是三隻小豬的綜合現代版,把故事中很容易被大野狼推倒的稻草、木頭,跟相對起來堅固的磚頭,全部用了進來,他們把鋼筋水泥的比例,降到10%以下,其他的材質,全部使用二手,不然就是自己親手撿回來的。」

代賢:「我們要做這面牆的時候,我先有一個圖的感覺,後來我們覺得說,這些東西我們明天去海邊找看看吧,結果我們去海邊,就找到這個。」 大量使用健康環保材,廢棄的鋼條變身成書架,用來開孔透光的玻璃,是古早的醬油瓶,廢棄的鑄鐵成為窗戶風景。代賢:「你看這邊的感覺就不一樣,這邊是實壁的,這個,它是你感覺,它就是很壯的感覺。」仲仁:「我們印的一顆顆土磚,然後疊起來的。」

蓋自然屋還有一項觀念,就是在減碳的前提就地取材,土磚的成分,他們用的是落腳處桃園當地的紅土,拌入水跟沙子,還有切成小段的稻草。代賢:「它很像小時後在玩遊戲的那種時光有沒有?做起來雖然累,又很快樂。」

在代賢眼中,每項苦差事都是好玩的遊戲,但印土磚的過程卻也讓她踢到鐵板。代賢:「很累,我們都很天真,以為那樣就可以了,用腳踩就可以做出土磚,因為我們書上也是這樣看啊,但是你自己去踩的時候,喔,很累。」 代賢用她的經驗法則告訴我們,當你誠心誠意想要完成一件事,宇宙萬物是會給你能量的,就在這個時候,農場老闆願意借他們一台挖土機,讓他們樂翻了,整個工程進度都加快了,從來沒開過怪手的仲仁,硬著頭皮上場,到現在已經是識途老馬,邊攪拌還得邊注意比例,這關乎到土磚出來的黏稠度。仲仁:「太黏了啦,有沒有這麼黏。」

把混合好的材料塞入模型中,最後把它推出來。仲仁:「可以啦,乾了一樣可以用。」

就這麼一天印個20多個,把土磚一個個生出來,再把它疊起來,變成一面牆,但在牆面之前,最重要的是主結構的樑柱要先確立。記者:「那時候沒有幫手嗎?」仲仁:「(指他太太再指他自己)兩個啊,還有那個那台挖土機幫忙掉上去的,我還記得那天她還不在耶,這四個柱子是我一個人吊上去的,我那個時候吊的時候,吊完之後,咦,怎麼這麼準,我還想說,這沒有神的幫忙,也是沒有辦法,因為真的很準,如有神助就是這個意思,真的很準,事後想起來的時候,真的是這邊有很多精靈,他們幫忙無形的力量,去幫忙扶著,因為就只有我一個人啊。」

這兩個人學得跟建築,完全扯不上關係,勉強要說,仲仁小時候有幫過爸爸釘板模,但這跟自己蓋一棟房子,還是有很大的一段差距。仲仁:「這個瘋狂的想法,是由她出來的,你要叫女孩子來住這個地方,其實不見得每一個女孩子都肯,那這個要問她啦,因為基本上,反正是我比較配合她啦。」

代賢:「冷風你還是得要穿很多包好,然後來做弄這些土,然後水又很冰,妳手也要去弄這些東西,就是妳回想起來,它的確是辛苦的,但是我們想一想,就是用好玩的心情,來面對的時候,它還真是好玩。」 仲仁有時都會笑說,娶到這麼能把吃苦當吃補的太太,算他賺到,代賢說她說小的時候,家裡窮,家裡有5個小孩,爸爸在回收舊貨,因此像是到田裡幫忙,到河邊洗衣服,她從小就習以為常,因此對她來說,靠自己雙手做東西填飽肚子,是最自然不過的生活,不過也因為從小得半工半讀,也開啟了她一段脫韁野馬的流浪生活,她跟仲仁的環境背景,甚至對於婚姻的憧憬,全然不相同。

仲仁:「她那時候給我感覺就是這樣,我看到她的時候,我覺得,她是我老婆,有那種感覺,你不曉得為什麼有那種感覺,可是你就知道,這是你老婆。」 代賢:「那我剛開始第一對他的外貌,第二對他的家庭我完全是是覺得有點可怕的,因為這個不是在我想像中範圍的,那種人選就對了,但是你跟他相處,他就是有一股很溫暖的特質,我也說不上來。」 這股溫暖,讓風箏願意收心定下來,兩個人都崇尚自然,也把自然理念帶入工作中,像是他們使用的木板,是去買進口大型機具,使用的暫板,把釘子拆掉再利用,而他們正在進行的,就是一間窯烤披薩的櫃台,也是走自然材質風,經過幾天的趕工,已經有雛形,剩下招牌他們也想自己搞定。仲仁vs.代賢:「妳寫清楚那個筆跡要清楚才能,我才有辦法割啊。」

這電光火石的畫面,吸引了代賢。仲仁:「很好玩有沒有?」代賢:「可是怕會噴到自己啊,那我可以戴面具,或整個臉矇起來嗎?」仲仁:「可以啊。」代賢:「那你等我,我要去把整個臉矇起來。」

這可不是說說而已。仲仁:「妳先試試看,太高了啦,好,這樣子。」代賢:「幾乎要碰到了。」仲仁:「碰到沒關係。」

儘管我們在旁邊,看的都有點緊張,但仲仁實在太了解代賢的好奇心,因此他只會在旁邊協助,不會阻止她嘗試。仲仁:「按,噴,按啦,不用,好,現在停,換這邊,拿正,高一點。」代賢:「你不是說一開始要彎彎的,你比我還緊張耶。」仲仁:「(苦笑)教妳很辛苦耶,妳拿正一點、高一點。」 在西門町的鬧區,她們正把心中的藍圖,用一個土磚一個土磚,慢慢堆砌出來。代賢:「很好玩喔,每次來做還是覺得,喔,超好玩的。」

代賢的活力總是可以感染人,讓大家也不好說苦,做這些他們都是無師自通,但因為是真心喜歡,愈做愈得到認同,手做的質感,永續環保的理念,陸陸續續吸引了很多志同道合的客戶,現在她們也幫別人裝潢,也幫別人蓋房子,還有一個重點就是這裡。

客戶vs.代賢:「能不能不要拆,保持它原來,我覺得這是一個很美的風景耶,對,因為台灣的一般設計師,他跟我說,這個拆掉,然幫你做廚櫃,可是我覺得拆掉這個,門一定會受傷,而且這裡在這裡真的很可愛,所以,全部就只有妳可以救它,真的嗎?」

雖然代賢常開玩笑說,她的功用就是幫別人省錢,在她眼中,萬物都是應該被珍惜的。客戶許小姐:「她會尊重大自然,她會善待我們身邊很多的人事物,所以你會發現,在她身上會看到快樂。」

雖然比之前忙碌,但她們還是堅持忙碌中要保持清閒,最不能破壞的,就是三餐正常吃,因為過生活,比賺錢來得更重要。這張朋友送她的圖片,其實很很貼近代賢的個性,她覺得自己很像印地安人,尊重土地,善待植物動物人群,希望所有事情都能共享共榮,這也說明了,為什麼他們能在租來的土地上蓋房子,答案果真很豁達。

仲仁:「很多朋友會問說,你們蓋完房子之後,如果地主要把你們收回去,那你們怎麼辦?我跟代賢都覺得說,那就是該是我們走了的那個時刻了,對,這樣,因為在這邊,實實在在快樂一天,才是快樂一天,其他你也帶不走,人死了什麼都帶不走,這是我們的感覺。」

好好過生活比什麼都重要,日出而做,日落而息,回歸於大自然的節奏,愈簡單的生活,愈讓他們打從心裡感恩知足,活在當下,開懷大笑,他們為「遊戲人間 」做了最生動的詮釋。


已用關鍵字:公寓,土地,婚姻,
共出現:5次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