范冰冰大動作發公開信闢謠 深怕前輩王學圻受傷害

NOWnews
更新日期:2010/12/03 11:34
記者盧怡秀/綜合報導

一個「范冰冰與王學圻同居」的消息在大陸網站、論壇瘋狂轉載,讓面臨過風風雨雨的兩位主角這次不得不出來高分貝澄清。王學圻雖然表示生氣,但依然心疼范冰冰,直言「她還年輕,不要害了她。」3日凌晨,范冰冰透過宣傳總監楊思維發表聲明信,不約而同地擔心前輩王學圻遭中傷,直說「我怎麼樣都隨便,千萬不要影響王老師!」

范冰冰的宣傳總監在公開信中把媒體對她的報導通通翻出來,自嘲自己帶范冰冰是一件「很危險的事!」她細數每一次的報導、每一個她們都冷處理,「因為我們知道媒體有壓力,因此只要不太過分,我們都會忍。」

范冰冰宣傳總監楊思維的聲明公開信如下(註:聲明內容為簡體寫法)

你們好。我剛剛和冰冰通完電話,此刻她正在香港,也是剛剛結束工作,她跟我說辛苦了,我跟她說應該的。與冰在一起工作了三年,三年來,每次遇到有人惡意攻擊或者中傷她,我們都恨不能跳出來理論一番,但是,每次我們都選擇了“不說”。不說,是因為有太多人已經在說。

與范冰冰待在一起是一件很危險的事,她媽媽十月懷胎生了她弟弟,有人說成她私生子;他爸爸和她逛街,有人說那是她新男友;她經紀人和她一起工作,有人說相戀多年了吧;她與男導演合作,有人說肯定是潛規則;她親女導演,有人說她們舌吻;她與男演員合作,有人說她曖昧不清;她與女演員拍戲,有人說她耍心機鬧不和;她給乞丐錢,有人說她作秀虛偽;她說愛情偉大,有人非說她力挺小三;她漂亮,有人說她整容,她變胖,有人說她身材走樣;出了狀況我們回應,說我們故意炒作,我們不回應,就任意傳播。大家把話都說絕了,都把她說成孤家寡人了。我們只能不說,什麼都沒說,一直不說。

我們知道媒體有點擊率和銷量,只要不特別過分,我們忍;我們知道有很多自由攝影師,就靠拍走光露點歪嘴斜眼賣圖掙錢,被拍到了,我們自認倒霉;我們也明白明星就是承擔著娛樂大眾的任務,所以你們再怎麼不喜歡她說她不好,沒關係,您隨意。實在是遇到與事實不符合的新聞,我們工作人員也能不吃飯不喝水的一家一家的打給媒體,很客氣的請求,麻煩您能給撤下稿嗎,這事不是這樣的,這都是假新聞。攻擊我們不需要成本,我們卻要很努力的才能減弱影響。

你關注她,也許因為你喜歡她,你關注她,也許因為你極端厭惡她。沒關係,你隨便討厭她,你可以忽視她一切的努力和認真,你更可以看不到她的人品和善良,但是你別胡編亂造,這是底線。

你們可以看到一篇博客寫了“王學圻范冰冰同居”就不經證實的轉為網絡稿件,你們還可以不求證的就登上平面報紙,甚至還編故事說已經跟工作人員通了電話;你們可以隨便發條微薄然後任意辱罵,你們為所欲為,想著你們的利益和爽快,不用考慮別人的傷害。

今天下午王學圻老師在成都參加完發布會跟我通了個很長的電話,我實在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,我說:“王老師,對不起,我真的很對不起,我們沒有保護好您,您不應該面對這一切的,您不應該承受這些的”。反而是王老師一直在安慰我:“不是不是,是我給你們添麻煩了,給你們惹事了。”體諒是溫暖的理解。這個世界上,有一種叫做明星,你們可以拿來娛樂嬉笑怒罵一走了之,還有些人叫做演員,或者叫做藝術家,他們幾十年如一日樸素而執著的終于自己的創作,不是非,不功利,你們想要發泄的時候,或者你們有利益追求的時候,可不可以放過他們?

如果你們連王學圻老師這樣的人都不放過,對不起,我們也不會放過你們了,我們會追查到底,向我們所有能求助的法律和警力,來找到你們是誰,來告訴你們,你們很不妥,這種行為有個詞概括它,叫做誹謗。

冰剛在電話裏交代,你們一定,一定把這個事情的影響降到最低,我怎麼樣都隨便,千萬不要影響王老師,千萬別讓他別扭。這些事情我經歷太多了,但是王老師是第一次遇到,他肯定不好受。“同居”的新聞,這對于熱熱鬧鬧的娛樂圈不過是一個隨時可以翻篇的笑話,但是對于當事人,卻是難熬的一個周期。你們沒法感同身受,因為你們沒有被這樣議論過。

作為和她每天呆在一起的工作人員,我們看著她連軸拍戲從不喊累,我們笑話她死背英語苦練發音,我們跟著她遠赴西藏路遇山洪,我們扶著她走上紅毯領到獎杯,我們有心事可以跟她說她幫你出主意想辦法,我們沒錢了可以跟她借她會教育你不要亂花,我們為了工作吵架也會抱頭痛哭,我們遇到狀況總是團結一致鬥志昂揚,我們是員工與老板,我們也是朋友和姐妹。我沒法要求你們停止對她的攻擊,可是我們會拼盡全力保護自己的朋友。

這是一個充滿懷疑的時代,站在我們角度說話,你很容易不相信,沒關係,我們只是想說說,而已。世上本沒有敵人,只要自己足夠強大。

楊思維


已用關鍵字:同居,愛情,
共出現:4次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