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一步一腳印】跌撞中勇敢築夢 越南媽媽酸甜滋味

TVBS
更新日期:2010/11/14 22:37
王德愷

越式餐廳經營者阮美杏:「加上一點豆芽菜,我們蓋起(鍋蓋)來,然後慢慢燜,小火在燜的。」

這是來自南越,阮美杏的鄉愁滋味。阮美杏:「燜起來餅比較脆,很脆,對,很脆比較好吃,就我們越南小時候古代的餅,可是很好吃。」

但現在阮美杏不是老闆娘,她就是老闆,過去她也像大多數人一樣,以為嫁到可靠的丈夫,或進入大公司就是穩定生活的保證,就有了未來。阮美杏:「我們做人不可以這樣說,今天你可以幫我,你一定要是幫我的,沒有什麼(人)一定要幫(你)的對不對。」

搖擺鍋子,熱油鍋燜,蛋餅才會好吃,說人生像蛋餅也可以,因為都要經過顛簸,完美圓滿都可能被打爛。阮美杏:「我們結了婚了,也是靠自己比較有安全感,你要靠別人,有一天別人不讓你靠,你要怎麼辦?對不對。」

記者:「所以要把餅弄得軟軟爛爛的才好吃?」阮美杏:「對,給它弄得爛爛的,然後放(生菜)中間。」

鹹餅沾魚露,破壞、反差都變成美味。阮美杏離開家鄉才發現,想被人看得起,得從零開始,每一分信任都得靠自己掙。

意外失婚,立志靠自己站起來,開餐廳要開放的心態,多吃、多學,菜才能做得好。

不是仲介,是經人介紹,她認識了前夫,當初要遠嫁來台灣,家人也擔心反對過。阮美杏:「我覺得人生就是緣分嘛。」

也沒想到,緣分有盡頭。阮美杏:「像我的婚姻可能就是有緣無分。」

竟然只因為她生的是2個女兒,婆婆逼著離婚

阮美杏:「剛開始我很怕,因為不知道帶小孩出來,有沒有那個能力把小孩照顧得好,然後怎麼辦呢?讓她像我一樣嗎?我想了好幾年(要不要離婚),快2年我就說,不能一輩子這樣子可憐,如果我一直怕的話,一輩子看不到太陽。」

帶著2個女兒在異鄉生活,去工廠上班,幫人做指甲美容,阮美杏看出來,這都不是穩定收入。阮美杏:「(我)自己也很努力,我不想走不對的路。」

但對的路都很難,又不保證很快賺到錢,指甲不一定要天天做,飯卻每天要吃的。阮美杏:「我說怎麼辦,自己賭自己了,拿(存款)出來。」記者:「存的錢都拿出來?」阮美杏:「對對對。」

阮美杏決定開餐廳,但她不太會做菜,朋友的親戚是廚師,她回家鄉拜師學藝。

阮美杏:「這個是我們自己調的魚露醬。」記者:「自己調的喔?」阮美杏:「對,我東西都自己來的,薄荷葉是比較道地啦,我有專門人家(同鄉)種給我的。」記者:「專門請人種給你的?」阮美杏:「對,她們有種,只要我打電話,她們就送過來。」

阮美杏:「我講實話,以前如果幫我,家人最多的就是我老公,然後就是有一些朋友也幫我很多,我都有今天就是,其實我講實話,就是很多朋友幫我,不管金錢也好,還有一句(鼓勵的)話也是幫你的。」

苦過才懂得感謝,姊妹、朋友出錢出力,租到這個店面,雖然不是最棒的位置。阮美杏:「然後我說,我沒辦法啦,我靠老天爺如果給我就給我,沒有給我就沒辦法啦。」

拿到什麼料,都要炒出好菜,才是本事。阮美杏:「你們吃這個菜好不好?哪裡要改的你們講,我會改。我的人哪,要做什麼事情,我一定做到底,我不會放棄,1年做不到,10年我也做得到,我不會放棄我的想法。」

心裡的苦悶,尋找食材的辛苦,菜色實在。記者:「這個新菜色喔?」阮美杏:「我想說冬天到了,慢慢,可能下次就改新的菜色,可以嗎這個?」記者:「好。」阮美杏:「味道OK。」

顧客劉先生:「口味滿好的。」記者:「聽說你都隨便她幫你配?」劉先生:「對,隨便配就很好吃了。」

客人的信任不是沒道理,阮美杏雖是新移民,卻知道學習的重要,從沒機會去上課學中文,她看電視學,有空就去吃別家的小吃,偷學台灣口味。阮美杏:「我大概(什麼菜)我去吃1、2次我會做了。」

邊做邊學學不完,也比較出泰國、越南與台灣客人的口味不同,三杯雞、火鍋,她都可以隨客人國籍改變味道。

阮美杏:「有一種越南的,那個很濃的味道,那個鹹魚的味道,他們(台灣客)比較不敢吃。等一下(要炒的)這個,是我們有新的菜色,菜單裡面(還)沒有,這個是新的,可是我客人很喜歡吃,炒的那個什麼,長豆炒牛肉。其實(晚上)不是躺下來就睡了,有時候像冬天到了,我要換什麼菜色(都要想)。」

好吃的菜要實在,阮美杏到處找好食材,春捲餡裡放的芋頭,不用冷凍的,專門買農家自己種的,香味才夠,蔴油則是北港寄來的。阮美杏:「我坐火車到那邊,坐計程車找,我到處找,我從小長大沒坐過火車,(還)這樣大包小包(提著)這樣走。」

為了要做出好菜,她真的下了功夫,曾經累到低血壓昏倒、嚴重掉頭髮,店公休的時候,她不是去找食材就是去拜拜,這是她唯一的休閒活動。阮美杏:「有時候心裡有悶的,有什麼話不能講出來的,我可以跟仙佛講啊。」

認識了台灣的神明,也記得越南的禮節,每天開店前,進門左邊要插香請土地公公吃越南菜,或者甜點和咖啡客人來店裡,可以唱唱越南歌解悶,阮美杏則是把求生存的辛酸都藏心裡,她是家裡讀書最少的孩子,卻靠著雙手養活女兒,還讓越南的家人改善生活。阮美杏:「我不會愛面子,因為面子不能賣來吃啊對不對,實在,比較好。」

可以賣來吃的菜,實在一點也更好,阮美杏每天上市場自己挑漂亮的生菜葉,越南三明治這種經典菜色,更不能馬虎,肉餡、滷汁就有7種味。

阮美杏:「賣得很好,裡面有火腿,還有豬肉,然後我們豬肉是滷過了,用椰子水滷。」記者:「怎麼找到這個麵包店?」阮美杏:「這個是我換了很多家(麵包供應商)啊。」

從法國麵包,知道自己被台灣饕客肯定了。

有人恐嚇,她報警,有人嫌不清潔,她找清潔公司來除蟲,過得了別人的關,,自己的關卡更難過,她想要道地的越式法國麵包,一直找不到,有一天,竟然有個麵包師傅自己找上門,要求她試用自己做的法國麵包。

阮美杏:「我很開心哪,很難得。」記者:「他跟你怎麼說?」阮美杏:「他說他的師父是從越南學回來的,然後問我要不要跟他那個麵包店合作。」記者:「他怎麼知道你的?」阮美杏:「他查網路,那時候我才知道我在網路上,他們(網友)有幫我寫出來一些那個有幫助我的。」

第一次,阮美杏知道自己的店闖出名氣第一次,不是她求人,是人家請她幫忙,自己找上門的法國麵包,讓她很開心她沒讓客人失望,麵包師也沒讓她失望,胖胖厚厚、料多實在的越式三明治,讓她相信在台灣奮鬥是有人肯定的。

對台灣的感謝,和自己的夢想。阮美杏:「有時候她(我女兒)不懂哪個地方,哪個功課不好,有時候,國小啊,那個老師,一對一、一對二這樣子敎她。」

貼心乖巧的孩子,是她的安慰,在台灣認識的朋友、姊妹是彼此的支柱。阮美杏:「像我覺得手(指頭)也是有長有短,哪有說都不好的,有很好的,(台灣人)很多,像我遇到的很好的很多。」

調一杯酸子冰汁,越南進口的酸子熱炒成泥,加進冰沙,再加鹹花生,冷熱甜鹹交替的滋味,就像異鄉的生活,當初不能預料移民台灣這麼苦,但走過來才發現,辛苦讓自己變勇敢。

阮美杏:「從我什麼都沒有了,過了這7年,現在該我的夢想都會有來。」記者:「你原來的夢想是什麼?」阮美杏:「我要有一個房子,然後小孩子要乖,最重要是我小孩子很乖,然後家裡過得好一點。」

阮美杏又敢有夢想了,因為她知道不用再把希望賭在別人身上了自己最可靠,她已經與過去不同了。阮美杏:「我如果跌倒在哪裡,我在哪裡站起來給你看。」


已用關鍵字:土地,離婚,婚姻,
共出現:4次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