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報特約—-宏觀縱覽/大陸關注增長質量 防範滯脹風險

中央日報
更新日期:2010/11/12 11:36

  統計表明,今年以來中國大陸經濟似有溫和滯脹跡象。在這種情況下,如果大陸連續多次加息,“火上澆油”,就有可能誘發嚴重滯脹,導致經濟“硬著陸”。對此,應當保持高度預警。  中國大陸經濟似有溫和滯脹跡象  何謂滯脹?這是一個相對概念。比較而言,如果一段時期內經濟增速持續減緩(不一定是負增長),同時物價漲幅持續加大,就表明社會經濟出現了“滯脹”。由於經濟減速和物價漲幅程度不同,經濟滯脹就有溫和、中度和嚴重等不同程度的區別。  統計顯示,今年以來,中國大陸經濟(GDP)增速逐季回落,一季度增長11.9%,二季度增長10.3%,三季度增長9.6%。預計4季度增速回落到9%左右。而物價指數(CPI)卻逐季提高。一季度為2.2%,二季度2.6%,三季度2.9%,9月份漲幅達到3.6%,創23個月來的新高,預計10月份漲幅還會更高,逼近或超過4%。因為10月份PMI指數中,購進價格指數69.9%。環比上升4.6個百分點。這已經是某種意義上的經濟滯漲,儘管還是一種溫和型的經濟滯漲。  而在一些內外因素的影響下,當前的經濟滯脹苗頭很可能因為其自身慣性而趨向嚴重,這是最令人憂慮的。  其一,從經濟增長速度來看,存在很大的減速慣性。  一是因為受歐美經濟消退、原材料價格上升、勞動力成本大幅上升、人民幣升值等因素的影響,今後中國大陸出口增速將會急劇回落,有可能從2010年的28%,回落到2011年的20%左右。這對中國大陸整體經濟增長的掣肘效應將是非常明顯的。  二是節能減排和環境保護的巨大壓力,要求中國大陸放緩煤炭、鋼鐵、水泥,以及一些化工產品的增長速度,上述重化工業產品產量增長步伐放慢,也會對新一年社會經濟增速產生一定衝擊。  三是收緊房貸會對房地產投資產生抑制。有關部門預計2011年全國固定資產投資實際增長率將由2010年的20%,回落到18%。主要經濟指標中,只有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依然維持上年增長水平,但與2010年相比,2011年增速也略有減弱。  以上幾個方面的影響,勢必使得今後中國經濟增速出現回落。預計全年經濟(GDP)增速在9%左右,比上年至少回落一個百分點。從全年來看,上半年回落速度更多,有些月份經濟增速有可能回落到8%左右。  其二,從物價水平來看,則存在很強的向上性推動力量。  首當其衝的是美元貶值和其他因素所引發的國際市場大宗商品價格,特別是農產品價格的大幅上漲。今年以來,全球農產品遭遇漲價朝,進入收穫旺季後,市場行情不降反升,對於國內食品價格產生了很大衝擊。據統計,今年前三季度累計,全國CPI中食品價格同比上漲6.1%,拉動CPI上漲2個百分點。而食品價格上漲又是因為穀物、油料、蔬菜、水果等農產品價格上漲的拉動。  另據中商流通生產力促進中心測算,到10月下旬,全國主要糧食類價格同比漲幅達到 12%。其中粳稻價格同比漲幅為24.8%,玉米價格漲幅為15%。其他如大豆、綠豆、生薑、大蒜、馬鈴薯、白菜、蘋果等產品價格也都出現了較大幅度上漲,甚至是暴漲。  預計新一年內農產品價格還將繼續上漲。在農產品價格持續上漲的同時,今後勞動者報酬水平的提高和資源產品及下游行業價格的理順,也會為今後整體物價走高增添新的動力。  按照中共中央“十二五”規劃建議,努力實現居民收入較快增加,與經濟發展同步;深化資源性產品價格和要素市場改革,理順煤、電、油、氣、水、礦產等資源類產品價格關係,完善重要商品、服務、要素價格形成機制,是其中的有兩大戰略重點。  此外,在今後經濟發展中,更加重視節能減排、環境保護、安全生產等,都會增加中國商品製造成本。  連續加息會給經濟滯脹“火上澆油”  從上述分析可以看出,中國經濟已經出現了某種溫和型滯脹跡象,並有可能因為其自身慣性而加重。在這種情況下,如果貿然持續加息,勢必使得經濟滯脹“火上澆油”。搞得不好,今後中國經濟有可能出現嚴重經濟滯脹,即經濟增速急劇回落,同時物價大幅攀升。  為什麼持續多次加息會引發較為嚴重的經濟滯脹?這是因為:  首先,加息解決不了物價上漲的根本問題,相反會導致物價水平的大幅度上漲。由於引發此輪中國大陸物價上漲的主要因素是成本推動,特別是國際市場大宗商品價格飆升,所產生的輸入性成本提高。而加息效應主要是抑制需求,對於遏制因為供求關係緊張所導致的物價上漲有效,但對於供求關係基本平衡,甚至寬鬆情況下的成本推動型物價上漲則作用不大。  不僅如此,在歐美日國家利率為零,或者接近於零的情況下,中國大陸率先加息,還會引發更大規模的“熱錢”湧入。雖然有關部門加大了對於“熱錢”入境的管制力度,但因為較大利息差距的存在,以及這種利息差距還將進一步擴大的預期所吸引,國際“熱錢”的大量湧入局面是難以扭轉的。今年以來國家外匯儲備的持續增多,明顯超出貿易順差,以及其他合法渠道的進入數額,就說明了這一點。  大量境外“熱錢”的湧入,在加大了人民幣升值壓力的同時,還迫使中國央行大量發放人民幣占款,結果國內流動性更為充裕,從資金量上推動食品價格、大宗商品價格、股市價格、樓市價格進一步上漲,導致再次加息要求,如此惡性循環。  由此可見,現階段加息,特別是連續不斷的加息,與初始的抑制物價,包括抑制房價,抑制資產價格泡沫,實際上藥不對症,甚至“火上澆油”。  其次,加息抑制消費需求,使得一些領域已經存在的產能過剩問題更為嚴重,加劇整體經濟的滑落。毫無疑問,加息,尤其是連續多次加息,將會提高所有經濟活動的運行成本。經濟產出和運行成本的提高,最終對於投資、生產、消費各環節的經濟活動,尤其是對市場需求會產生很強抑制。在這種情況下,一些企業因為需求受到過多抑制而減產,甚至倒閉,失業人數增多,經濟減速加劇,甚至出現停滯。  在上一個經濟週期,就曾出現過持續加息後物價持續上漲,資產價格泡沫持續吹大的局面。更遠一點,也就是上世紀90年代中後期,也曾出現過連續加息後,物價漲幅超過20%,經濟增速急劇回落的“經濟硬著陸”情況。那是一次比較嚴重的經濟滯漲。  如何防範和化解經濟滯脹風險?  物價與人民生活水平密切相關。對於已經出現的物價上漲,特別是食品價格的過快上漲,我們不能坐視不管,任其惡化。但是,必須方法正確,用藥對症。無論如何不能實施連續加息的辦法,引發嚴重經濟滯脹,導致更大問題的出現。  比較而言,下階段宏觀調控政策取向應當向以下幾個方面發力:  1.普遍增加城鄉居民收入。在國內經濟向上、轉型和全球通貨膨脹大環境之下,中國物價上漲是難以避免的。其實,對於普通百姓而言,物價的適度上漲並不可怕,關鍵是使其收入水平的提高超過物價漲幅。因此,普遍增加城鄉居民收入,比如實施收入倍增計劃,將是我們對抗物價上漲的較好選擇。  提高城鄉居民收入,首先是工作者報酬的普遍提高,與經濟發展和勞動生產率的提高同步,比如所謂工資收入倍增計劃。其次是注重收入結構調整,在初次分配中更大幅度地向低收入群體傾斜,保證這部分居民的勞動報酬增長速度,明顯超出國有壟斷行業職工的工資增長。再次,是要搞好二次分配,加大對於貧困家庭的補貼力度,加大對於教育、醫療、農業生產方面的投入。最後,為了對抗物價水平上漲,還可以考慮提高個人所得稅的起征點。比如調高到3000元/月以上,等等。  2.加強對過剩流動性的引導。目前“熱錢”洶湧。在國際“熱錢”入境的同時,國內也有大量資金從實體經濟、從銀行儲蓄流出,大規模進入股市、樓市與商品市場。如果放任不管,一定會攪起很多的商品價格泡沫和資產價格泡沫,最終會對實體經濟產生很大傷害。因此,要重視和解決流動性問題。  其實,流動性過剩,市場資金充裕並不都是壞事。我們可以將其導向國民經濟發展繼續的部門,或者說,導向現階段經濟不平衡的“短板”,以促進中國經濟的可持續與和諧發展。比如,將其導向環保方面,導向安全食品方面,導向新能源方面等。  當然,國家要實施多方面的政策優惠,如同改革開放初期建特區引進外資一樣,大力打造上述行業投資有利可圖的環境,而不是連續多次加息,加重其投資發展負擔。這樣做同樣可以趨利避害,避免了流動性過剩湧向投機領域,引發價格泡沫,同時又促進了實體經濟增長。  3.更多地使用數量型貨幣工具和差別貸款利息政策。  為了解決市場中流動性過剩問題,緩解這方面的物價上漲推力,除了加強疏導外,應當更多地使用提高存款準備金率等貨幣工具,對一些流動性進行吸納,而不要輕言加息,尤其是陷入連續加息週期。  與此同時,實施差別貸款利率政策,不僅要提高流向投機領域的貸款利率,正常的貸款利率也應考慮下降。比如,在住宅貸款方面,在大幅提高第三套房貸、豪華住宅貸款別墅貸款利息同時,相應降低第一套住宅,尤其是小面積住宅的房貸利息。這樣,才是真正的惠民政策,才能夠減輕普通買房人的購房負擔。  總之,通過不同貸款利率的有升有降,保持利率總水平的基本穩定,才能真正實現有保有壓,促進中國大陸經濟又好又快發展。

            (大陸國研網專供,作者:中商流通生產力促進中心 陳克新 )

【中央網路報】


已用關鍵字:外匯,央行,房價,貸款,別墅,房貸,房地產,
共出現:16次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