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變調的都更5:生態城市下的都更謬誤

台灣立報
更新日期:2010/11/09 00:17
李宜霖

【記者李宜霖台北報導】技術的發展跟城市的複雜度越來越精緻,市民期待城市如何發展,都市如何馬上回應氣候的挑戰及生活的需要,將是城市發展的重要課題。

台灣在地球的位置非常脆弱,跟台灣同一緯度的地區大部分是沙漠,台灣因為地形,在氣候、物種上得到了調節;但因為氣候異變,氣候線往北移,雨量暴增。以前陽明山、大屯山有個霧線,現在台北人早起往北看不見這樣的地理景觀。

台北市氣候反映在熱島效應上。地球會蓄熱,特別在密集的城市發展。台北是盆地,受制於淡水及基隆河谷,風難以進到街道。淡江大學建築系副教授,同時也是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理事長黃瑞茂表示,一連串的大太陽,台北城市的溫度會開始累積,過去曾出現攝氏38.9度的高溫,如果超過40度,不只在室外,室內也會影響,冷氣的熱調節大概是40幾度,會失去作用。因此保水、綠化是至少能夠做的事,在晨昏之間,水蒸氣能夠調節氣候,但現在的城市沒有這樣自我防衛的能力。

找回生態城市

黃瑞茂認為,生態城市的概念講求的不只是建設的思維,而是生活方式的想像與實踐,生態城市不再是專業者與政府的計畫,市民在自己的生活世界裡,成為一種行動。過去的城市發展,生態城市不是主要的思考軸線,台灣開始有都市計畫後,馬上面臨經濟的起飛,基本上是一個投機的城市,土地被當作發展的條件,運用在工業發展、房地產炒作,離生態城市越來越遠,目前只能找修補的方法。

在密集的城市中,疾病的問題也成為台北身世的一部分,過去SARS傳染病來臨,台北變成一個高傳染區的危城,黃瑞茂說,因為人類太密集的居住,所以病原跟人的共生過程產生一些改變。

城市一步步地轉變,邁向後工業時代,在竹圍、紅樹林捷運站外側,以前淡水河河水就在旁邊,但黃瑞茂提到,過去20年來,都市開發將廢土倒到此地,捷運興建時,就倒在捷運站旁,家庭垃圾也丟棄於此,所以堆積家庭廢土、工業廢土、捷運廢土。

黃瑞茂說:「不再是要不要去碰,而是我們身在其中。」我們應該去設想城市與我們的關係;不能再只有發展取向,要改變土地當作房地產的思維,了解城市有哪些脆弱、敏感的環境。

「作為很容易改變,但最難改變是思維。」黃瑞茂說。生態成為城市的一個基盤,新的土地使用如何跟新的生活方式結合,必須對應氣候變遷跟台灣生活世界的轉變,空間介面也要照顧到個人差異,如無障礙空間;但現在台灣只是內耗,是一座「療傷」的城市,沒有回應城市轉變的本質,例如社區營造、城鄉風貌、只剩下都市設計審議的都市設計。

回歸公共性

台北城市迅速轉型、住居轉變,例如以前的台北公園路燈管理處,在新公園(228公園)牆壁上寫了「公園要美,路燈要亮」的標語,就符合市民的期待,但現在城市生活需求更多。黃瑞茂表示,整個都會區,工商被市中心吸納,都市邊緣變成「臥房城市」,只是工作完後睡覺的地方。「都市村落」指的是在整個都市發展過程中慢慢調整,試圖重新找回一個生活的社區。

黃瑞茂認為,藉由都市更新,如果能夠增加一些托育設施、社會照顧的機制,大家就能降低生小孩的門檻,加上老年化趨勢,老人也希望政府提供更多公共設施,但目前都市更新變成是建築物更新跟選舉的籌碼。

捷運蓋好後,似乎容積增多了,城市可以住更多人,但容積怎麼給是個問題,這個空間是全民共享的,黃瑞茂直言,人民賦予政府權利跟職能,但政府怎麼操作都行,公共價值變成空氣,容積是一場遊戲一場夢,容積是存乎一心,在於市長如何看待這個城市,容積應該回到每個市民手上。

投機的城市透過都市更新,讓生態的城市逐漸消失殆盡。(圖/于欣可 文/李宜霖)


已用關鍵字:都市更新,捷運,土地,房地產,
共出現:13次
……..文章來源: 捷運 , 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