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變調的都更4:尋求都市更新的公共利益

台灣立報
更新日期:2010/11/08 00:17
李宜霖

【記者李宜霖台北報導】都市更新變成都市問題的解答。雖然有一些人住到豪宅了,但大部分的人被驅逐離開,家園環境的營造及居住品質的提升並未達成。人民有沒有不參與更新的自由?

無殼蝸牛聯盟政策研究員張維修表示,都市更新並沒有讓整個社會關係及社區鄰里的意識提昇,只是把建築物拆遷,基本上不是都市更新,而是建築物的更新,甚至更新案的宣傳,強調的是未來這個地方有多少房地產的價值、一坪多少萬,都市更新成為房地產項目開發,都更變相成理財工具,藉著財富累積的機會,為下一代在高房價時代卡位,避免下一代買不起房子。

予取予求的都更

都市更新背後是一種治理術。不出一毛錢的免費更新,白吃的午餐之後,似乎每個人都是贏家,但誰留下來洗碗?誰要承擔真正的成本?張維修說,在都更過程中,所有的權利逐漸被稀釋,土地持分縮水、公共設施灌水、換來一堆雨遮、虛坪,有些建案虛坪甚至高達50%。

都市更新財務的成功模式,有其內在邏輯,不配合高房價都市更新就做不了,對建商來說沒有利潤及獲利的空間,所以跟高房價的關係式互為因果。張維修提到,高房價是權利變換的內在假設前提,打造都更夢的重要基礎,所以高房價也是地主、房地產資本和國家積極鞏固的目標、維護的現狀。豪宅化的趨勢,以經濟負擔能力排除人民接近城市的權力,是一種空間排除、隔離。

張維修觀察到,容積獎勵高,會造成環境的衝擊,政府提供容積誘餌,鼓勵建商進場搶奪稀釋人民的土地所有權,把土地商品化升級,以後代子孫的環境為代價。限時限量大搶購的更新,要求幾年內開工,講究短期政策效果,轉化市民對都市問題長期不滿,激化社會對立。

不同階級的空間戰爭

都市更新的後果,造成公共設施不足、門禁社區,破壞鄰里街道生活,張維修表示,社區在都更的衝突裡,彼此無法信任,更新的期待被激發,建商來談時,會懷疑背後是否有詐,會不會被坑,信任感在城市生活中,是非常薄弱的東西,結果都市更新一來,更快速的瓦解。都市更新加速社區解體。都更的衝突及上流化過程,會讓社區更分裂,市民只只關心自己產權週邊空間,而不是更大公共利益。

張維修質疑,都市更新政府沒有工具及方法,只有容積,因此更新的想像,都建立在房地產及未來開發利益上,建商變成地主更新的唯一期待,形成判斷的根源及價值觀,讓房地產火車頭繼續地運轉。公共與私人角色模糊,建商利益不等於公共利益。

張維修認為,都市更新會產生空間戰爭,有一群人和另外一群人在爭奪城市中特定的區位。其中最常用的說法就是環境品質的升級,提高競爭力、美化、好看等等論述,對照於貶低目前使用的現況,或者污名化某些特定的空間特徵和社會群體。

城市社區內外與國家和資本之間,有政策跟利益的衝突,由更高收入者帶來地方的社會升級。需要監視器等的新生活方式,直接或間接地產生對低收入者的迫遷、離開,產生社會排除。城市空間、地景也跟著改變。

重新找回公共性

都市更新不論是好是壞,負面的現象已經出現,就像一場戰爭,建商蓋的房子向居民宣戰,地主維護利益,也要捍衛自己的權益,這已經變成是城市發展的價值觀一個決戰的時刻。

張維修提醒,都市更新導致的上流化、空間戰爭已經來臨,這是都市發展價值觀的戰鬥。如何應戰?思考更公平,更正義的社會關係,開創開放邊界。重新找都市的基本價值,重新找回公共性。

市民有什麼機會可以脫逃?張維修認為,一旦都市更新開始啟動,除非建商不玩,沒有往回走的權利,只有繼續向前,被劃定範圍,被迫搬家。因此需要公共性的策略及論述,照顧到公共性的利益。

都市更新只是導致上流化的現象,導致社區衝突、瓦解,這樣的都市更新必須反對它,反對都市更新造成的不良後果,政府並無在都市更新條例照顧到人民需求,只看到建築的重新改建,沒有關注社會關係,導致社會的迫遷,用暴力解決所有公共問題。

都市更新黑影幢幢,只有政府不知道,政府放任建商追逐私利,民眾只能自救?(圖文/張維修)


已用關鍵字:都更,都市更新,建案,房價,土地,房地產,
共出現:40次
……..文章來源: 房價 , , 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