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破案一線間】電擊虐殺前女友 檢警驗屍揪小開

TVBS
更新日期:2010/11/07 20:55

破案一線間,看檢警如何蒐證讓兇嫌認罪!台北縣樹林一名富家子宋志宏,2年前涉嫌虐殺前女友,以特殊的電線裝置,電擊被害人全身,甚至逼她穿上重機車裝備,再加以拳打腳踢推去撞牆,手段相當殘暴。但宋志宏否認行兇,期間還以香水達人的身分上電視節目,態度囂張。檢警花費8個月,終於突破目擊者心防,而死者遺體也直接揭露兇嫌身分,將宋志宏繩之以法。

97年11月24日,救護車鳴笛聲劃破清晨的寧靜,全身癱軟、陷入昏迷的黃亭芸,再也無力支撐到醫院,在救護車內斷了氣。生命終止的那一刻,她原本的亮麗長髮被剃成坑坑洞洞的短髮,全身也幾乎體無完膚,無言地向外界控訴,她是遭人虐殺痛苦而死。

台北縣樹林分局偵查佐張克文:「她的後腦勺就有被人家剪頭髮的痕跡,那全身,不管是胸部、身體甚至是腳底板,還有手掌、手掌心,你知道那種都是很難以忍受的痛,那種傷痕潰爛的樣子。」

黃亭芸死得悽慘,而人就是從前任男友─家境優渥的富家子宋志宏的住處內被抬出來,在這屋內究竟發生什麼慘絕人寰的事?頭號嫌疑犯宋志宏撇得一乾二淨。

張克文:「誤導我們警方的方向,他說她(黃亭芸)常常會出門,偶爾幾天就出門,幾天回來回來就帶一點傷,她剛跟她前男友分手,他就是跟我們導向前男友的部分,變成好像是他家的一個過客,住在他家一段時間,我們都沒有任何的人證、物證。」

缺乏直接證據,宋志宏甚至還拿出黃亭芸先前寫下的遺書,說她是自己深陷毒癮,求助朋友宋志宏幫忙,如果自殘或輕生,一切都和宋志宏沒有關係。

這封預告死亡的自白,並沒有讓宋志宏成功脫身,檢警無預警發動搜索,在宋志宏家中發現他的未婚妻偷渡來台、非法居留的大陸籍女子陳米雪,和宋志宏、黃亭芸同居在一個屋簷下,關係複雜。警方研判她絕對是關鍵人證,甚至是虐殺目擊者,將陳米雪送往靖廬後,開始長達8個月的突破心防,同時進行監聽,與宋志宏展開鬥智。

被盯上鎖定是兇殘虐殺女子的嫌疑犯,宋志宏卻絲毫不把檢警放在眼裡,案發後還以香水達人的名號自居,帶著得意的笑容上電視節目,暢談各式各樣的女性香水。

主持人:「所以像剛才老師有提到,女生比較喜歡花果類的,什麼樣的花果類是一般消費者比較容易接受的?」宋志宏:「花果香類,其實…。」主持人:「玫瑰味呢?還是草莓的口味?」宋志宏:「現在如果夏天到了,很多人女孩子會喜歡玫瑰味,或是薰衣草。」

接受專訪充滿自信,因為宋志宏早就習慣面對鏡頭,自組車隊玩改裝越野車,在車界小有名氣;開設通信行,發明破解手機來電的保密號碼,還自稱冷光專利遭到盜用,大動作控告多家手機廠商。表面上就是個32歲才華洋溢的有為青年,也因為他專長徵信蒐證早就知道會被監聽,宋志宏和人通話始終小心翼翼,口風非常緊,檢警只好祭出測謊,要看宋志宏和陳米雪到底藏了多少秘密。

兩人測謊都沒有通過,但宋志宏照樣裝無辜不肯認罪。不過被關在靖廬將近8個月的陳米雪,終於情緒崩潰,也許是受不了良心譴責,向檢警供出那一天,宋志宏是如何變態施暴凌虐,一步步毀滅黃亭芸的性命。

張克文:「她已經被關了很久,關了7、8個月有,那她可能心裡很焦慮,那我們又常常去找她,測謊組長就是有跟她,好好跟她溝通吧,後來她就是有,終於突破她的心防。(宋志宏)把黃亭芸潑濕,把電源接到鐵片上,然後對黃亭芸,電擊她,然後把她綑綁,甚至給她性虐待。」

陳米雪帶著恐懼,模擬黃亭芸被電擊虐殺的過程,宋志宏用繩索將黃亭芸綑綁固定在電腦椅上,拖到浴室淋濕全身,成為活生生的導電體,命令她雙手抓住鐵筷後,再將焊接在電線上的鐵板,用膠布緊黏在黃亭芸的腳底板上,接著按下電源開關,冷眼看著黃亭芸被電擊,慘叫痛苦掙扎。

觀賞黃亭芸被電擊到昏厥,喪失人性的宋志宏還繼續變本加厲,最愛的重型機車裝備,成了他施暴的恐怖工具。張克文:「他有很多的重機裝備、安全帽、防護衣,然後護膝之類的,(黃亭芸)穿上去之後,對她拳打腳踢、推牆壁,甚至把她抓頭撞牆。」

被折磨到已經癱軟的黃亭芸,像個洋娃娃被重重摔向櫥櫃,頭部撞碎玻璃。陳米雪更驚恐描述,宋志宏每次吸毒後就變得非常殘暴,用電擊棒電擊黃亭芸的胸部,拿香菸燙遍她的手腳,甚至還拿水管不斷抽打全身,才會導致黃亭芸全身灼傷潰爛,最後被痛毆、撞牆,顱內出血重傷慘死。

有了最有力的人證,檢警再度發動搜索翻遍宋志宏住處,但卻找不到他用來綑綁凌虐黃亭芸的繩子、電擊棒、水管,只陸續搜出電線、重機裝備,還有他和多名女子的性愛影帶。

警方:「安全帽也是你的嗎?」宋志宏:「對,那頂是我的,我的對。」警方:「你現在看到嗎?我現在拍的那頂?那頂扣起來。這顆硬碟,好的。」

另外還有一堆丟棄在倉庫的電腦硬碟、光碟片,檢警不放棄任何可以將他定罪的可能證據,將屋內所有廢棄主機、硬碟,都送到刑事警察局,電腦專家將裡頭被刪除的檔案一一還原後,果然成為咬住宋志宏犯罪的關鍵物證,宋志宏自拍錄下軟禁凌虐黃亭芸的過程,將她的長髮以寵物電動剪,剃成參差不齊的短髮,用電線嚇唬已經遍體鱗傷的她。

影帶中的黃亭芸眼神驚恐,還被迫寫下自白書,讓宋志宏脫罪,而真正讓宋志宏最後百口莫辯的,是屍體會說話,為自己伸冤。

張克文:「頭部的猛烈撞擊導致死亡,所以她的死亡的話,12小時到6小時就會死亡,宋志宏他也不經意的提到,她(黃亭芸)就是沒有出門,這一兩天都沒有出門,就變成是一個很關鍵的證據,她沒有出門,那為什麼會死亡?想必是跟他們屋子裡面,一定有發生什麼事情,讓她死亡了,陳米雪想必是沒有這種能力,沒有這種力量,來作這種事情。」

法醫鑑定報告,推斷出黃亭芸左前額腦葉底部硬膜下腔出血,從她頭部遭重擊後12小時內,就會迅速致命,當時就在屋內的宋志宏,絕對就是殺人嫌犯,在黃亭芸遭虐殺慘死後近8個月,終於被戴上手銬,收押禁見。

原來黃亭芸在97年10月中,和同樣沉迷毒癮的前男友宋志宏意外重逢,謊稱好心要幫她戒毒,宋志宏邀黃亭芸搬進住處,發展出三人同居一室的不正常性關係,卻沒想到就此落入虐殺死亡陷阱,被宋志宏用毒品控制軟禁,甚至成為他電擊凌虐的玩樂工具,在恐怖煉獄中長達40天,宋志宏用他的「專業」,一點一滴摧毀黃亭芸的性命。

張克文:「他是接我們一般110伏特的電,那個電壓很強,甚至可能電下去會死人,但是他有辦法作一個小小的轉接器,小變壓器,轉接之後可以讓別人很痛,承受那種痛苦,卻不會死亡,他可能就是心理就是不平衡,他這些才華沒有辦法伸展吧。」

家族有數億資產,父母在台北縣樹林開店,還有多筆土地,讓宋志宏年紀輕輕,就開過通信行兼差買賣蒐證器材,還花錢自組迷你越野車隊,號召車友改車,不過就連最後專供香水領域,宋志宏始終都沒有作出成績,或許是自認懷才不遇,就將滿腔的怨天尤人,發洩在黃亭芸身上,用暴力虐待,來獲得他的宣洩與滿足。

而宋志宏的母親明明知情,卻過度溺愛長子,在黃亭芸死後,還指示陳米雪清理現場,並且將水管、鐵板、電擊棒等性虐待工具全部丟棄,就算會因此被關,也要盡全力保護自己的兒子。

母子聯手拖延檢警,耗費8個月後才宣告破案,儘管宋志宏始終不肯認罪,虐殺一條人命為樂後,還是毫無悔意,但人證、物證都不容他狡辯,殘暴的心理與手段,被檢察官認為,有與社會永久隔絕必要,求處死刑。

曾經意氣風發的電信專家、重機明星、香水達人,最後終於得到有名的稱號:兇殘殺人犯。


已用關鍵字:土地,性愛,分手,同居,徵信,
共出現:6次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