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稿/大陸持續實施寬鬆財經政策

中央日報
更新日期:2010/08/07 10:45

(一)前言

  大陸國家統計局7月15日公佈上半年經濟資料,GDP同去年相比增長11.1%,其中二季度GDP增速為10.3%;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同比增長2.6%;其中,6月份同比上漲2.9%,比5月下降0.6%,均低於全年3%的控制目標。二季度GDP增長10.3%的速度雖與過去十年平均的二季度增速相當,但比一季度的11.9%降低1.6%,加上物價漲幅的回落,將減輕下半年的通貨膨脹壓力,顯示經濟增長正在適度降溫,出現「軟著陸」趨向。

  大陸學者認為,經濟增長速度的適度回落,有利於防止經濟過熱,有利於經濟結構調整和發展方式的轉變。但是從上半年經濟發展看,經濟增長動力減弱的趨勢已經確立,預計3、4季度GDP同比增速將繼續回落至9%或之下,甚至2011年經濟增長速度可能會維持在較低水準,因此寬鬆的財經政策不能輕言退出。

  從動態趨勢角度來看,當前國際經濟環境仍然複雜多變,國外的經濟復甦動力仍弱,以及大陸持續房地產調控等,都將影響到今年下半年大陸經濟表現,為了避免對大陸經濟造成太大的負面影響,大陸在7月間先後透過多種場合宣示,今年下半年將繼續實施寬鬆的財經政策。

  首先,7月8日,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議,強調下半年繼續實施適度寬鬆的貨幣政策,其後依序有:7月16日,溫家寶表示下半年經濟調控的主基調是保持政策穩定,要保持政策的連續性、穩定性,繼續實行積極財政政策和適度寬鬆的貨幣政策。7月21日,大陸商務部長陳德銘表示,下半年宏觀經濟政策依然以穩定為主,將保持積極的財政政策和適度寬鬆的貨幣政策。最後是7月22日,胡錦濤在中共中央黨外人士座談會上,強調保持宏觀經濟政策的連續性和穩定性,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適度寬鬆的貨幣政策。

       (二)外部因素影響大陸經濟後續發展

  今年大陸經濟深受國際經濟變動的聯動與影響,兩者發展趨勢也相似,預估都是呈現前高後低。上半年國際經濟復甦強勁,一季度高反彈,增長達5%,二季度開始下降,下半年復甦趨緩。

  就全球經濟增長而言,世界銀行在6月10日發表的「2010年全球經濟展望」預測2010年和2011年世界經濟增幅將分別達到2.9%和3.3%,略高於該行在1月份預測的2.7%和3.2%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在7月7日發布的最新世界經濟展望報告中,也調升全球經濟增長的預測,將2010全球GDP增速預估從4.2%提高至4.6%。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也對世界經濟作出樂觀的預期,預計今明兩年美國經濟增長率都將達到3.2%,日本經濟將分別增長3.0%和2.0%。聯合國則預估發達國家今年的經濟增長為1.9%,2011年預計增長2.1%;其中美國今明兩年的增長率預計為2.9%和2.5%,歐盟為1.0%和1.8%,日本經濟今明兩年均預計增長1.3%。

  不過,世界經濟復甦性的增長並不均衡,復甦力道依然脆弱。美國商品零售市場、住房市場、就業形勢在5、6月份連續兩個月下降,加上歐洲若干國家出現債務危機等不確定因素的衝擊,各大經濟機構預估下半年經濟增長速度將會減緩;悲觀者甚至認為,全球經濟這輪增長的最高點已過,接下來不排除有二次探底的可能性。經合組織的經濟學家喬根‧耶爾梅斯科夫(Jorgen Elmeskov)認為,不管是發達還是發展中國家,下半年的經濟增長都會放緩,因為在金融危機期間推出的刺激政策正在逐步退出。摩根史丹利經濟學家史帝芬‧羅奇(Stephen S. Roach)更預言,全球經濟陷入二次探底的概率有40%。

  大規模財經刺激是各國用以解決金融危機的主要手段,但是這種靠貨幣投放推動下的復甦,缺乏可持續性,也是歐洲國家債務危機的重要根源,而且由於債務問題不是馬上能解決的,目前已有機構預測,歐洲和美國要到2030年才能使債務回到低於GDP60%的警戒線,因而世界各國面臨的將可能是比次貸危機更漫長而痛苦的調整過程。而歐債問題對大陸的影響在於貿易。今年1至6月,大陸對歐盟出口增長36.0%,這是由於受歐洲債務危機的影響尚未完全顯現。

  由於訂單合同從簽訂、發貨到出口結匯,至少需要2個月甚至更長時間,因此未來幾個月,對大陸外貿出口的負面效應可能會逐步顯現。此外國際貿易保護主義愈演愈烈,對大陸外貿將產生一定程度的衝擊,這種衝擊預估可能為時一年至一年半。至其整體影響程度,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認為,很多亞洲經濟體尤其是新興經濟體對外部需求依賴很深,這方面所面對的歐洲風險不亞於來自美國的風險;受歐元區金融動盪影響,今年下半年及明年中國大陸經濟下行風險明顯增大;IMF因此將2011年大陸的經濟增長率下調至9.6%。

       (三)大陸內部經濟增長放緩

  導致今年下半年大陸經濟放緩的因素,在外部需求顯著放緩、貿易順差下降之外,內部亦面臨多種經濟增長放緩現象,包括:規模以上工業產值增速減慢、城鎮固定資產投資下滑、製造業採購經理指數(PMI)連降兩個月、6月新訂單指數為2009年3月以來最低、發電用電量下降、交通運輸指標徘徊不前、股市下跌等現象。探其原因,主要是由於今年上半年國際原油、黃金、糧食等大宗商品價格及國內資源原材料價格持續上漲,加上勞動成本提高,使企業面臨極大的經營壓力。對此,7月9日「國家統計局」發佈的企業家信心指數顯示,二季度,大型企業企業家信心指數為147.7,比一季度回落4.3點;中、小型企業企業家信心指數分別為133.4和118.5,分別比一季度回落2.7和2.6點。各類型企業家信心回落,說明在內外不利因素增多的境況下,企業家對下半年經營狀況更為謹慎。尤其是在加強對房地產宏觀調控之後,房地產業企業家信心指數僅為109.3,比一季度大幅回落23點,是信心調查顯示最為不足的一個行業。  

      (四)結語

  金融危機後大陸推出刺激性財經政策以來,經濟復甦過程從強勁到趨緩,為時不到一年,形勢複雜,變化快速。對其未來演變,各界大都認為下半年經濟增速將持續放緩,較悲觀者認為可能出現「二次探底」的可能性。影響所及,對大陸2011年的經濟成長,目前多家機構預測將不到9%,甚至有的認為受到政策「滯後性」下滑的影響,明年一季度經濟增速可能低於8%。此種保守性預測,與前述國際性機構對明年世界經濟的樂觀預期有所差異。顯然,大陸經濟政策又面臨新的選擇時點。而其可能作法,從最近官方次第的政策宣示看,近期大陸不致推出新的刺激與調控政策,而是維持穩定性,以落實目前已推出的政策為主。

  在財經政策上,持續進行經濟與產業結構調整,鼓勵和引導民間資本投資基礎產業和基礎設施、市政公用事業、社會事業、保障性住房等領域,落實最新公佈的「鼓勵和引導民間投資健康發展重點工作分工的通知」;制定新能源、節能環保、生物醫藥、新一代資訊網路、新材料等戰略性新興產業規劃;加強擴大內需、擴大消費相關的制度改革,包括收入分配制度的改革、城鎮化制度改革;以及落實區域經濟振興規劃、西部開發戰略投資等。

  在貨幣政策上,預計下半年貨幣政策將延續上半年適度寬鬆政策,加息可能性不大,全年新增貸款預計在7兆人民幣到8兆人民幣之間。

  在雙率政策上,實施新的一籃子貨幣匯率改革後,預期年內人民幣對美元升值幅度將不會超過3%,甚至有可能對美元貶值;熱錢流入不會太大;利率在三次上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後,繼續調升可能性不大。

來源:國民黨中央政策會大陸情勢雙週報1580期  【中央網路報】


已用關鍵字:貸款,房市,房地產,
共出現:5次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